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兔子王传奇

明朝末年,在黄河的入海口,有一片广袤的退海之地,方圆数百里荒无人烟,铺天盖地全是一人多高的芦苇,十分荒凉。这里野兽众多,野兔、狐狸和成群的狼随处可见。一些走南闯北的商人,经常往返于此,他们为了躲避响马盗匪的洗劫和狼的袭击,总是到一个后坨子的地方休憩。

后坨子地处偏远,却有一家名叫兔子王的客栈,生意非常兴隆。开店的就只有祖孙两个,老翁鹤发童颜,拄着拐棍,小孙女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眼睛很大,手脚勤快。谁也搞不清他们有什么来头,能在这么荒郊野外开起店来,绝非等闲之辈。

这个店敢叫兔子王并非徒有虚名,在这里吃过兔子肉的无不拍案叫绝,啧啧称奇。这个店有个特点,所给客人炖的野兔全是活的,算点算杀图个新鲜。店里也只有这一道菜,别的一概不做。野兔全放在一个笼子里,只要客人点到那只是那只,老翁就会一把抓起它的耳朵提起来,用指头在兔子后脑勺轻轻一点,野兔就会立即失去知觉。

老翁吩咐孙女点火起灶,在锅里先放入熬制好的猪油。别看老翁老态龙钟的样子,干起活来相当麻利,甚至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只见老翁不慌不忙把兔子的后腿往铁勾上一挂,双手从上往下这么一捋,人们还没有看清楚怎么一回事,整张兔子就像脱衣服一样全扒了下来,而且野兔光溜溜的身体上粘不上一点杂毛。他用大拇指长长的指甲,在兔子的肚子从上往下一划就开膛破了肚,伸手便掏出了五脏六腑。

老翁抓住野兔赤条条的前后腿,用力一抻,只听到“咔咔”几声脆响,它的骨节就全部脱臼。老翁顺势把野兔往菜案子上一放,平铺开来。他抄起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三下五除二就把兔子剁成了小块。刀刀剁入骨缝之中,没有一点碎骨,从外表上看,兔身还是完整的。

恰在此时,锅内的油已热,老翁端起案板往锅里一投,兔肉全部散开掉入锅中,被油煎地“嗞嗞”直响。老翁将袖子一挽,右手拿钓左手持锅,就见他这么一颠,锅内的兔肉颠起一人多高,在窜起的火焰里翻滚,经过几次油煎火烤,一股特有的香气弥漫开来,沁人心脾。最后,放入大料进行闷炖,老翁又回到了老态龙钟的样子,蹲在灶旁加着柴火。

客商们往往是看得目瞪口呆,意犹未尽。就拿大铁锅来说,至少也有十多斤重,甭说再加上一锅兔肉。老翁却耍得轻松自在,游刃有余。都估摸老翁一定是深不可测的世外高人,兔子王果然名不虚传。

福威镖局是青州府有名的镖局,他们的镖头王福海有一次押镖途经后坨子。他发现这里商家川流不息,将来定是富庶之地,便居家迁了过来。他仗着一身好武艺,率领众弟子把守了这里,设立关卡强收过路费。王福海心狠手辣,商家途经此地都是雁过拔毛。他甚至见财起意打家劫舍,做起了盗匪的营生。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有多久,后坨子就成了让人谈虎色变臭名昭著的“黑煞口”。人们唯恐避而不及,宁愿多绕路也不走后坨子。随之,兔子王客栈的生意一落千丈,门可罗雀。从早到晚,就只有一个客人经常光顾,他不是别人,正是王福海。他来不是专门为了吃炖兔子肉,而是看上了老翁的孙女小翠,对她早已垂涎三尺。

王福海酒足饭饱后,不知廉耻地对老翁说:“老头,把你孙女嫁给我做偏房怎么样?跟了老爷我可是吃香的喝辣的,享不完的福,行不行来句痛快话。”

老翁看着他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的样子,早已怒火中烧,他故做耳背没听见。王福海有些不耐烦了,捏着老翁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过来,然后凑到他的耳朵上,一字一板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老翁颤颤巍巍地说:“承蒙老爷看上眼,只不过她还是个娃儿,老爷你要是有心,就等过个一年半载,我一定会亲自送到您的府上。”

王福海思忖了一会,一拍桌子说道:“好,就这么定了,那就让本老爷再等上一段时日,量你们一老一少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由于后坨子臭名远扬,再也没有人敢走,就断了王福海的财路。他平日挥霍无度,再加上养着一群爪牙,就是金山银山也会被掏空。日复一日,渐渐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王福海想干老本行,他罪恶昭彰的行径早已公诸于世,谁还敢托镖给他?他心急如焚,苦苦没有良策,想等着过了这个冬天就带着小翠回青州府。

这年的冬天,天气非常寒冷。王福海的手下不得不到处抓狐狸,然后扒下它的皮缝制衣服御寒。王福海见状,徒生一计,不禁眉开眼笑起来。他立即招集大家,成立了抓狐队,这荒坡里到处都是狐狸,它们的毛皮就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王福海率领着众弟子,拿上刀枪棍棒就出发了。这里的狐狸从来都是平安无事,没想到人们会来抓它,所以它们也没有丝毫防备,就轻而易举落入了他们的包围圈,只用了半晌的工夫,他们就收获颇丰。

这些家伙们平时吃喝嫖赌,抢杀掠夺样样拿手,可轮到扒狐狸皮是一窍不通,等他们七手八脚地扒下毛皮来,弄得鲜血淋漓,却没有一张完好的。王福海气急败坏地把大家骂了一顿,开始思量对策。想一想,本来用刀枪棍棒抓来的狐狸不是遍体鳞伤,就是体无完肤,死的死伤的伤,再加上这些庸才生拉硬扯,扒下来的毛皮那有不破的道理?就在这时,有人给他出主意,说兔子王客栈的老翁不是扒兔子高手吗,何不把他弄来扒狐狸皮。

王福海一拍腿,高兴地说:“对呀,我就怎么没有想到呢!”

他来到兔子王客栈,只见这里已经关门谢客。他叫开门和老翁说明了来意。老翁却一直咳嗽不停,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儿已到古稀之年,病得已无缚鸡之力,走路都很困难,让老爷您失望了。”王福海没有法子,只好悻悻地走了。

王福海考虑再三,决定要抓活的狐狸,这样好扒皮。死了的狐狸体温一凉,皮就贴在肉上很容易扒破。怎么样才能抓到活狐狸?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让大家到处寻找干燥的马粪蛋,然后带上口袋到处寻找狐狸窝。

找到狐狸窝后,先用马粪蛋堵住狐狸的进口,然后用草引燃马粪蛋。马粪蛋就会冒出浓浓的白烟,这种白烟刺鼻辣眼,熏得人泪流满面,咳出血来,何况一只小小的狐狸。它们被烟呛得慌不择路,纷纷从洞里钻出来,正好钻进设好的口袋里。

王福海这招可够损的,一抓一窝大小没有跑。他让人把小狐狸的前后脚筋用刀挑断,然后放在洞口,再把最大的母狐狸放走。大伙不解,王福海得意洋洋地说:“你们想啊,这小狐狸挑断了筋就不能动了,当母亲的岂能扔下崽子不管?它还得每天捕食喂养,等这些小狐狸长大了,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大家听后哈哈大笑。

他们把抓到的狐狸带回去,王福海炮制了古代的一种刑法,把一只只狐狸埋入土中,只露着个脑袋。他们在狐狸的头顶上方用刀开个小口,然后灌入水银。狐狸就会觉得奇痒难忍,就会拼命地往外拱。当它们拱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皮就会完好的留在了土里。

他们把没了皮的狐狸赤条条地放在一个栅栏里,开始斗狐狸。这些狐狸没有了皮的保护,感觉到浑身疼痛,如万箭穿心一样,站也不是,卧也不是,一碰着就会疼得呲牙咧嘴。它们凶相毕露,见到对方就会撕咬起来,一口就能扯下一块肉来,他们看到这血腥场面,逗得前仰后合。

最得意的还是王福海,这里的狐狸皮毛绒多皮薄,富有光泽,雍容华贵,引得众商家争购。他是日进斗金,没有几日就收金千万。

不知道是王福海有福,还是老天爷不长眼睛,他在一棵老槐树洞里,意外抓到了一只火红的狐狸。要知道这样的红色狐狸,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能见着的人也不多,有着“百年灰,千年红”这一说。王福海得到这么一个稀世珍宝,高兴的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他想献给朝廷,说不定还能混个一官半职,他沾沾自喜做起了白日梦,梦想到以后升官发财耀武扬威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时隔几日,王福海就再也笑不出来了。红狐狸是有灵性的动物,生性顽劣,它仿佛明白了王福海的意图,不吃不喝还抓破了自己的毛皮,浑身血淋淋的。这可急坏了王福海,眼瞅着奄奄一息的红狐狸束手无策。

就在这个时候,老翁领着小翠来到府上。

王福海急忙让他们祖孙进来,一见小翠长得比以前更水灵了,喜上眉梢。他问老翁有什么事?老翁回答说:“老爷,你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说要娶小翠填做偏房?”

王福海点点头,当然记得。老翁继续说道:“小老儿曾经答应过你,等时间一到,就会亲自送到您府上。今天我就把她给您带来了,我们商量一下什么时间迎娶?”

王福海喜忧参半,犹犹豫豫地说:“此时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等过些时日我就会登门迎娶,你看如何?”

老翁显得有些不快,蹙起眉头问道:“老爷,你看我年事已高,已是土埋脖子的人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孙女小翠,要是她有了依靠我就可以放心的回老家颐养千年,也了却了这个心愿,难到老爷对小翠不中意?”

王福海十分为难地说:“小翠长得如花似玉,哪有不中意的道理?只是眼下有一件事非常棘手……”他把红狐狸的事说了出来。

老翁见他六神无主的样子,捋着胡子哈哈一笑,说:“这事好办,你只要把红狐狸交到我手上,不出三日,它就会驯服。”

王福海大喜过望,急切地说:“此话当真?”

老翁点点头,诚恳地说:“老爷,你想一想,我这一生常年住在荒郊野外,天天与这些动物为伍,深谙此道,这一点不算什么难事。等三日后,你一并迎娶了小翠就是。”

王福海听了是心花怒放,就差一点手舞足蹈了,真是双喜临门!看来是祖坟冒青烟好事全让他赶上了。王福海迫不及待地说:“好说,我答应你,你们先回去准备着,我这就叫人把红狐狸跟着后面给送过去。”

他把手下叫到跟前叮嘱道:尔等一定要好好的给守着,不得有任何闪失,否则拿命来问。

等他们走后,王福海就放心地喝开了酒。

刚过了中午,王福海派去的人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说:“师父,大事不好,老头他们逃跑了。”

王福海把眼一瞪,问道:“他们是怎么跑的?”

手下吱吱吾吾地说:“我们一直守在屋外,听着里面的动静。后来,一点生息也没有了,我们就冲进去一看人不见了,只发现地上一个洞。”

王福海气得咬牙切齿,顺手抽出刀就把这几个人全砍了,一边砍一边骂着:“娘的,我就不信两个大活人能掏洞跑了,难到他们是狗不成?”他用刀在这些人的尸体上擦掉鲜血,吼道:“徒弟们,抄家伙跟我走,只要抓到他们,我非要生扒了他们的皮不可,走——”

他们搜遍了兔子王客栈,不见其踪影,只是发现地上有一洞口,一直延伸在屋后茂密的芦苇里。王福海顺着他们逃跑的足迹,在后面穷追不舍。天到黄昏的时候,逃跑的祖孙二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躲在一棵树后面休息。突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追赶者越来越近了。

小翠焦急万分,劝爷爷蹲着别动,自己想法引开对方。老翁死活不同意,就让小翠先抱着红狐狸先逃,叮嘱道:“我们家族历来千年才出生一个红色狐狸,这是天降祥瑞,永保我们后世长盛不衰。你一定要保护好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他们相互争执的时候,王福海有所察觉,他不顾寒冷脱掉衣服光着膀子,把辫子往脖子上一甩,他拉好架势运功发力,立即身轻发燕,在草上疾走如飞,瞬间工夫,就站在了祖孙俩面前。

王福海刚站稳,就被老翁用拐棍点了一下,立即失去了知觉。只见老翁抓起他的辫子往树枝上一挂,嘴里嘟囔着:“倒扒兔子,竖扒狗,你算是白披了这张人皮。”说完,用大拇指指甲在他的前额竖着开了个口,两手一裂,从上到下就像扒兔子一样,一下子把整个人皮给扒了下来。

当王福海醒来时,一阵疼痛袭来,犹如千刀万剐,痛得他上蹦下跳,喊叫着一个劲地乱窜,芦苇的叶子犹如一把把小的刀片,割得他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小口子,汩汩流着血成了一个血人。

他的手下看到师傅的样子,吓得目瞪口呆,不敢靠近一步。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狼吼,吓他们四处张望,这才发现,浓浓的血腥味招来了一群狼,把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狼早已噬血成性,贪婪地张着血盆大嘴,慢慢地向他们袭来……

后来,一些客商再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面朝着东方参拜:一不拜天二不拜地,只拜后坨子神狐狸。惩恶扬善保太平,谁要可恶扒他皮。原来,有许多商贾看到过兔子王客栈的老翁,无意中露出的狐狸尾巴。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11221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兔子王传奇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