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智齿》第十章 高建生大惑不解 - 郑渊洁童话

早餐时,王莹发现她在喂3 只兔子和熊猫的串种动物,梁功辰、梁新和朱婉嘉的眼珠一个比一个红,眼圈一个赛一个黑。

“你通宵没睡?”梁功辰一边喝粥一边审女儿。

“睡不着。”梁新说。

“上课困了怎么办?”朱婉嘉说。

梁新抓住机会:“与其上课时睡觉,还不如不去。我跟你们去找谭青吧?我可以在车上补觉。”

“你应该去上学。”梁功辰不同意。

“爸,你都写不出来了,我上学还有什么意思?”梁新说。

“你正好说反了。”梁功辰纠正女儿,“我写得出来,你上不上学无所谓。

我写不出来了,你就一定得好好上学,考名牌大学。如今上大学,不上名牌大学等于没上,照样找不到工作。不好好上学怎么考名牌大学?”

“梁新,你爸要是真的从此写不出来了,你要有危机感。”朱婉嘉加入说教女儿的行列,“除了名牌大学博士文凭,其他的任何文凭今后都不会算数,没人要,找不到好工作。现在的老板都精着呢,与其招聘二把刀的本科生,还不如索性用工资低能力未必低的高中生。如今的企业,有多少工作是非得本科生才能干的?企业招聘博士生也大都是为了装饰门面。所以你一定得拿博士文凭,还得是名牌大学的,普通大学的博士同样没人要。”

“大敌当前,你们怎么冲着我来了?”梁新说,“我才10岁,考大学还有8 年。8 年后,会不会连博士文凭也不吃香了?”

“很可能。你要做拿博士后文凭的准备。”朱婉嘉说。

“我估计,8 年后,会有新的文凭诞生。比如博士王博士帅博士皇什么的。”梁新说。

“这是肯定的。不管什么东西,多了就不值钱了,就得推出新的更少的品种。”梁功辰说,“所以你要好好上学。”

梁新看了看表,加快用餐的速度:“我发誓一定要拿博士皇文凭。”

“名牌大学的博士皇文凭。”朱婉嘉修正女儿的誓言。

“除了北大清华,我哪所大学都不上。”梁新喝牛奶时说。

“好!有志气。”朱婉嘉赞扬女儿。

“再博士皇,也是老师培养出来的,老师了不起。”梁新冒出这么一句。梁新的理想是当老师,她没向父母说过。

“那当然,老师是蜡烛。依我说,最高贵的品质就是点燃自己,照亮别人。”梁功辰说。

“你该走了,要迟到了。”窦未叽倥??梁新从纸巾盒里拽出一张纸巾,擦嘴。她上楼拿书包,带着红眼球和黑眼圈去上学。

“咱们几点出发?”朱婉嘉问丈夫。

“出版社一般都是8 点半上班。咱们7 点50分走。”梁功辰说。

“打电话问不到?”朱婉嘉说。

“估计够呛。反正我的责任编辑不会轻易将我的住址和电话告诉打探者。”

梁功辰说。

“这倒是。”朱婉嘉点头,“咱们去了就能问出来?”

“得你出面。”梁功辰说。

“那当然,人家构日出版社如果认出你,还不高兴疯了,有名家这么送货上门的吗?”朱婉嘉说。

“还有半个小时,我去写作室待会儿。”梁功辰从餐桌旁站起来。

他想再试试能不能写出来,万一写出来了,就不用耗费时间和精力去构日出版社了。如果不是为了智齿,梁功辰对见谭青毫无兴趣。

梁功辰几乎是战战兢兢打开电脑,他祈祷能出现奇迹。

《影匪》还停留在老地方,它半身不遂地注视着梁功辰。梁功辰尝试让《影匪》站起来,他失败了。

“现在就结尾呢?”梁功辰生出给《影匪》截肢的念头,“曹雪芹就是这么对待《红楼梦》的。”

梁功辰浏览《影匪》,他泄气了。如果现在结束《影匪》,他估计高建生和读者会联手报警:有人盗用梁功辰的名字欺诈出版社和读者。

梁功辰叹了口气,关闭电脑。

7 点50分,朱婉嘉和梁功辰驾车前往构日出版社。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梁功辰一路翻看《控飘》。

梁功辰和朱婉嘉遭遇了堵车。一眼望不到头的汽车以比人类步行还慢的速度缓缓向前蹭着,像是一条奄奄一息的铁甲巨龙在苟延残喘作垂死挣扎。梁功辰不停地看表,他显得极其烦躁。身体在座位上不停地扭动。

“你只在周末出来,很少体验堵车。平常我上班出来都这么堵。”朱婉嘉宽慰丈夫。

“在城里,汽车比人腿慢,未必是坏事。”梁功辰出了口长气。“车多是经济状况好的标志。”

“不是车多,是路少。”婉嘉一边频繁地操作一边说。

“每辆车都必须交养路税费,车越多,修路的钱应该越多。只见车多不见路多,说明养路

税费挂羊头卖狗肉了。”梁功辰看着前边那辆汽车的屁股说。

婉嘉打开车载收音机,她想转移梁功辰对堵车的注意力。

收音机里传出一个女声:“下面请听专业气象台为本台提供的交通天气预报。”

“还有非专业气象台?”梁功辰惊讶,“别的气象台都是业余的?”

“人家的意思是专门提供交通天气预报的气象台。”朱婉嘉为广播电台辩护,“这是交通台广播。”

“那叫行业气象台!”梁功辰嗤之以鼻,“广播电台的编辑应该有大学文凭吧?老师怎么教的?就你是专业气象台,人家都是业余气象台。再说了,什么叫交通天气预报?航空天气预报还说得过去,航海天气预报也凑合,在地上行走而且比人腿走得还慢的汽车需要什么专门的天气预报? 5级风多踩油门,3 级风少踩油门?刮南风就开车去城北办事省油?故弄玄虚!”

梁功辰借题发挥排解无名火。

朱婉嘉看了丈夫一眼,她赶紧换台。过去梁功辰从不会这样说话,不管别人做什么,他都善解人意宽容大度。

朱婉嘉今天运气太差,另一个台的男播音员亦在播报天气预报,好像这个时间是宪法规定的天气预报时间。

男播音员报得更邪乎:“百叶箱外15度,百叶箱内18度,水泥路面19度,土路面16度,舒适度3.登山指数……下水指数……走平路指数……空气中的悬浮颗粒数量……”

梁功辰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朱婉嘉赶紧关闭收音机。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21297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智齿》第十章 高建生大惑不解 - 郑渊洁童话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