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郑渊洁长篇小说《生化保姆》(6)

“那个女的。”林杰说。

5位记者中只有一位女性,祝置城和她很熟,她叫杨虹,是某大报《商海搏击》版的记者。

祝置城和记者们一一握手,当握到杨虹时,祝置城说:“杨小姐大概已经知道我的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了,你刚从王元美那儿赶来吧?”

彭博一怔,他刚才打杨虹的手机通知她参加记者招待会时,杨虹没说她正在旷达公司开另一个新闻发布会。

年纪轻轻的杨虹没有任何尴尬,她以一副久经沙场的笑容对祝置城说:“祝总,请您放心,我会客观地报道双方的立场和观点,让读者去判断。”

祝置城在心里骂道:“如今记者是吃了原告吃被告。企业内讧,肥了这帮从中渔利的家伙。”

祝置城表面却赞扬杨虹:“在你们报社,杨小姐的文笔最好。”

杨虹说:“祝总过奖了。”

祝置城假装是开玩笑地问:“王元美给了你们多少交通费?”

企业开记者招待会,大都以“交通费”的名义向记者塞红包。

在王元美处刚收了2000元“交通费”的杨虹对祝置城问话的含义心知肚明,她说:“王总给了每人3000元。”

祝置城回头对彭博说:“王元美也太小气了,亿万身家的企业!咱们给每位记者朋友4000元交通费!”

彭博点头。

“祝总真豪爽,4000元够去新马泰交通一回了。”另一位记者说。

“这和你们付出的劳动仍然不成比例。”祝置城说,“如果我花钱打广告,数十万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祝总是我见过的最坦率的企业家。”杨虹说。

大家落座。

饭店的服务小姐进来沏茶倒水。

等小姐出去后,祝置城清清嗓子,说:“今天请诸位来,是我祝某遇到了困境,想请诸位帮忙。过去诸位帮助过我,希望今后诸位继续我们的友谊。”

记者们有的打开录音机,有的打开笔记本记录。

“关于我和王元美的矛盾,近来媒体已多有报道。”祝置城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是旷达公司的创办人,当初是我动员王元美辞职一起创办旷达公司的。旷达公司能有今天,是靠我发明的几个产品完成原始资金积累的。在旷达集团蒸蒸日上特别是股票上市后,王元美在公司开始飞扬跋扈,搞独裁统治。”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田记者问,“据著名经济学家詹姆斯的论述,企业总裁的本质就是独裁。您认为作为总裁,王元美的独裁体现在什么地方?”

祝置城愣了一下,他说:“惟我独尊,搞一言堂。无视当初一起创业的人,比如他无视我这个总工程师对企业的一系列建议。”

记者们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觉得祝置城的话没有说服力。但他们要对得起数目可观的交通费,因此没人再不识趣地纠缠这个话题。

祝置城继续说:“今天上午,王元美在旷达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例会上,突然宣布解除我的职务。”

杨虹问:“王元美事前没有向您透露?”

“我在开会前一点儿都不知道。”祝置城说,“完全是突然袭击。如此对待一起创业的伙伴,说明王元美是个心胸狭窄的人。”

“请问导致王元美解除您职务的具体因素是什么?”李记者问。

“据王元美刚才对我们说,”杨虹说,“您在一周前对《商报》记者说,旷达集团内部管理混乱。《商报》对此报道后,导致旷达集团股票下跌。3个月前,您还向有关部门反映旷达集团骗取出口退税,致使有关部门到旷达调查,结果证明旷达是清白的。您对此有什么说法?”

祝置城的脸微微一红,他说:“旷达集团管理混乱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这样,总裁怎么会在事先不打招呼的情况下突然解除总工的职务?这不正说明旷达集团的管理已经混乱不堪吗?”

记者们点头。

“至于说到我向有关部门反映旷达骗取出口退税的事,由于王元美不让我过问公司的财务,我无法了解具体的帐目,但我出于对自己创办的公司的爱护,向有关部门反映,这无可厚非吧?”祝置城说。

“王元美说您这是诬陷。您怎么看?”杨虹问。

“我是真名实姓反映问题,诬陷大都是匿名。”祝置城脸色稍微有点儿红,“王元美不给我在公司内部说话的机会,我只能这么办。”

一位记者问:“王元美解雇您,给您多少赔偿金?”

“100万。”祝置城说。

“您觉得这个数目怎么样?”

“九牛一毛。”

“7年来,您认为您发明的产品为旷达创造了多少利润?”

“至少1个亿。”

“您认为王元美有权解除您的职务吗?”

“无权。因为我是创办人之一。应该经过公司董事会表决才能解除我的职务。”

“您和王元美过去的关系可以说是情同手足。”杨虹用她那刚够得上准水灵的眼睛直视着祝置城说,“我在上大学时就在报上看过一篇关于您和王元美创业的报道,其中一个情节给我印象特深,说是您在创业时埋头发明五脏磁疗仪,有一次您6天6夜没出屋,是王元美将饭菜给您送进屋里。一天您的儿子被汽车撞了,您的妻子将电话打到公司,王元美叫您去医院,您说试验快成功了不能停下来,后来是王元美替您去医院看您儿子。医生说您儿子需要输血,王元美说他是0型血,二话没说就给您儿子输血。就在这时,您的五脏磁疗仪试验成功了。今天,当您和王元美之间的关系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时,您怎么看待你们的过去?您觉得遗憾吗?”

祝置城想了想,说:“我和王元美是有过密切合作的过去,曾有媒体称我俩创办旷达公司是珠联璧合的典范,我不否认。遗憾的是,当王元美意识到我对旷达已经没用时,就想一脚把我踢开。这使我认识到他的品质的本质。”

杨虹迟疑了一下,问:“对不起,恕我直言,当旷达集团的业务与您的专长背离时,您觉得您对旷达的发展能起的作用还有多大?”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21260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郑渊洁长篇小说《生化保姆》(6)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