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郑渊洁童话之病菌集中营(9)

第二十六章 病菌保镖

袁猎猎问潘乾坤:“你不喝点儿什么?就这么干吃?”

“我只有一百多元钱,得省着点儿花。”潘乾坤一边说一边大口吃面包。

“你不必这么节省,我能协助你搞到钱……”袁猎猎得意地说。

“住口!你想拉警察下水?懂什么叫执法犯法吗?”潘乾坤正色道。

“懂,不就是所有犯法里边最王八蛋的犯法吗?”袁猎猎说,“其实你不要脑筋太死,我这是帮你筹集办案经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你不要再提帮我弄钱的事。”潘乾坤说,“我就是身无分文,也能把坏蛋绳之以法,知道我有什么武器吗?”

“真理,正义,良知,勇敢,无畏,视死如归,泰山压顶不弯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袁猎猎将潘乾坤的弹药库翻了个底朝天。

潘乾坤几天来头一次笑:“快说怎么复活李霞和丁永辉吧!”

潘乾坤不得不承认,她很喜欢袁猎猎的性格。

“丁永辉和李霞被害后,我痛不欲生。”袁猎猎说,“看到我生不如死的境况,一个岁数较大的病菌告诉我说,他曾经听他爷爷说过,如果能搞到死者亲生父母的父精母血,再通过手术将死者的父精母血连同若干病菌植入死者的体内……死者就有可能复活。复活的先决条件是必须在死者死亡十五天内进行。”

“有病菌作过这样的尝试吗?”潘乾坤半信半疑。

袁猎猎说:“没有。你知道,我们病菌和人类一直不共戴天,谁会帮人类?再说了,就算我们想帮某个死人起死回生,哪个医生会给我们做这样的手术?没有医生的手术协助,我们无法将父精母血运进死者的体内。”

潘乾坤点头。

“你想尝试复活丁永辉和李霞?”潘乾坤问。

“对。这是我首先要做的事。如果成功不了,我就立刻除掉谢云,然后自杀。没有丁永辉和李霞,我已经无法在这个星球上活命。”

“说说你的具体行动计划。”潘乾坤很兴奋,她愿意做前无古人的好事。

“咱们先设法把丁永辉和李霞的尸体偷出来,这需要你的智慧。”袁猎猎说。

“难度比较大,他俩的尸体存放在公安局管辖的公安医院的冰柜里,很快就会火化。”潘乾坤说。

“我已经派病菌二十四小时监视丁永辉和李霞的尸体,咱们一定要在火化前将尸体偷出来。”袁猎猎说,“能发现水中有毒和枪里被换了子弹的人,绝对能将尸体弄出来。”

“你别再跟我说肉麻的话。”潘乾坤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格外舒服,“我当然会尽全力盗尸。”

“将尸体弄出来后呢?存放在哪?这毕竟不是一把手枪,藏在衣服里就行了。”潘乾坤说。

“放在什么地方就是你的事了。还得有冷藏柜。”袁猎猎说,“再就是你出面去向李霞和丁永辉的父母索要精血,难度了也不小。李霞的母亲被我治愈过糖尿病,相对容易信咱们的话。麻烦的是丁永辉的父母,且不说他们如今在美丽探亲,就算在国内,你去向老两口要精血,人家给你吗?再说丁永辉的父亲已经七十二岁了,会不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太难了。”潘乾坤思索。

“你可不能打退堂鼓。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咱们也要全力以赴。”袁猎猎说,“剩下还有找医生做手术的事。”

“我已经想好了,就找丁永辉医院的吴院长做手术。前些日子我到医院调查丁永辉时,他为丁永辉作过掩护,尸体也存放在他的医院。”

“好主意!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派他身上原来的病菌去他身上登陆,他特怕还乡团。”袁猎猎说。

“吴院长原来有什么病?”潘乾坤问。

“羞于启齿的病。”袁猎猎说。

“你给治好的?”

“不是治好,是由我出面说服那些病菌从吴院长身上背井离乡。”袁猎猎纠正潘乾坤,“吴院长因此才把丁永辉从精神病医院接出来的。”

“我对说服吴院长接纳丁永辉和李霞的尸体并为他们做手术有把握,对将丁永辉和李霞的尸体从公安医院偷出来也有信心。我觉得难度最大的是去美国采集丁永辉的父精母血。”潘乾坤说,“我现在很难出国,海关都贴着通缉我的照片。就算我蒙混过关,七十二岁高龄的丁父能让咱们如愿以偿吗?”

“美国吃得好,说不定丁父到那里就返老还童了。”袁猎猎说。

“但愿如此。”潘乾坤忽然焦虑地看表,“我儿子今天下午没课,他现在该放学了,我不能去接他了。”

“你肯定不能去接他,学校门口准有等着抓你的同事。”袁猎猎说。

“百分之百。”潘乾坤忧虑,她为儿子的安全担心。

袁猎猎看出潘乾坤六神无主,说:“看来我必须解了除你的后顾之忧,否则你无法全身心投入盗尸工作。”

“你能保证我儿子安全?”潘乾坤问。

“我派病菌去给他当保镖。”袁猎猎说。

“你敢!”潘乾坤厉声喝道:“你想让病菌去我儿子身上登陆?让他得病?”

“你误会了,你以为我们病菌到谁身上谁就病了?我现在在你身上,你怎么没生病?”袁猎猎给潘乾坤上课,“我们进入你的身体你才会得病,在身体外边呆着就没事。”

“病菌怎么给我儿子哪保镖?”潘乾坤必须确信万无一失才能批准。

“我派最立竿见影的病菌去给你儿子当保镖,谁图谋伤害令郎,保镖病菌就出击给对方颜色看。”

“怎么个立竿见影法?”

“比如脑溢血,比如心肌梗死,……。”袁猎猎眉飞色舞地说,“如果我派肝炎病菌去给令郎当保镖,遇到歹徒,肝炎病菌马上去歹徒身上登陆,可肝炎最少还能让那歹徒活两个月才转成肝硬化,等歹徒毙命了,令郎也凶多吉少了。你说对吧?咱们得派最立竿见影的脑溢血病菌什么的去给令郎当保镖。”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21197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郑渊洁童话之病菌集中营(9)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