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爱尔兰鬼屋惊魂

在爱尔兰西岸有一个古老的港口,名叫哥尔威,科立布河在此流入哥尔威港。因为历史久远,这个地方流传着神秘的传说,甚至时常有人自称听到了迷失灵魂微弱的低语。

近30年来,杰利·费伊一家住在哥尔威市政府的廉租屋内。杰利是一所特教中心的司机,太太伊丝特则在附近的托儿中心当厨师。2004年,结婚仅3年的女儿玛莎与丈夫协议离了婚搬回父母家居住。没多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九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女孩,取名路易丝。

一天夜里,杰利与妻子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婴儿啼哭声惊醒,让人奇怪的是,哭声持续了很久,也不见玛莎起来照顾孩子。杰利有些不情愿地爬起来,走到旁边路易丝的房间去查看情况。

让杰利感到惊讶的是,路易丝正好好地躺在摇篮里,睡得很香。心怀疑惧的杰利返回卧室,一脸睡意的伊丝特问他为什么不管婴儿,还让她哭。杰利却告诉她路易丝睡得好好的。伊丝特顿时睡意全消,坐起身来。

就在这时,杰利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压住了,无法呼吸。他脸色铁青跌倒在地板上,无力地挣扎着。

过了几分钟,杰利才慢慢缓过气来。两人同时感到了一阵恐惧,于是跪下来开始祷告。当他们结束祷告,发现路易丝的哭声也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精神萎靡的杰利走进厨房,看到玛莎正在冲奶粉,便问她昨晚听到婴儿的哭声为什么不起来,玛莎却说没听到。杰利犹豫了一下,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可是,没多久,一家人却被一股莫名的臭味搅得寝食难安。最让人奇怪的是,这股味道好像长了“翅膀”,能在空气中飘动,一会儿出现在这里,一会儿又出现在别处。

无计可施的杰利于是给房东打了电话求助,隔天早上,一名管道维修工找上门来。杰利把他让进屋,一边挥舞手臂一边掩起鼻子说:“很臭,是吧?”维修工脸上显现出奇怪的表情,用异样的口气问:“你能描述一下是什么气味吗?”

杰利吃惊地问:“难道你闻不到?”那人耸耸肩膀、摇摇头。杰利又把他带上臭味最重的二楼卫生间,门一推开,强烈的腐臭便扑鼻而来。可是维修工却依旧什么都闻不到!在仔细查看了管道后,维修工摊开两手意味深长地对杰利说:“我什么也闻不到,我想,不是管子出了问题。”说完,他就拎起工具离开了。

杰利惊恐不已,同时也不由感到困惑,难道是自己的嗅觉出了什么问题?就在他们感到绝望时,恶臭却突然自己消失了!

杰利一家并未因此获得安宁。一天,杰利与妻子外出回来,发现玛莎留了张字条说带路易丝去公园了。这时,楼上传来一阵婴儿哭声。杰利跑上楼,哭声戛然而止。

杰利踌躇地伸手推开路易丝的房门,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路易丝那些漂亮的洋娃娃不知被谁扭掉了手脚、头颅,残缺不全的肢体丢得满地都是,场面甚是诡异。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原来是玛莎抱着孩子回来了。“天啊!爸爸,你这是在干什么?”杰利表情严峻地回过头,有些沉重地对她说:“我想,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闯进咱们家了!”

玛莎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父亲的“鬼”话,可是,两天后,她却不得不承认这房子有些不对劲。那天,玛莎独自和孩子在家。她在楼下看书时,突然听到楼上传来孩子的哭声,连忙跑上去,手刚触到半开的房门,却不料门“砰”的一声自己关上了。玛莎大惊,用力扭动门锁,却怎么都打不开。惊慌失措的她只好跑到邻居家寻求帮助。邻居的麦先生带着工具箱赶过来,正当麦先生弯腰打开工具箱时,紧闭的房门突然自己开了!玛莎疯了般冲进去抱起女儿跑下楼。

家里的怪事一桩接着一桩,生性胆小的伊丝特不停地对丈夫说要离开这个被魔鬼占据的房子。而杰利除了叹气却毫无办法,因为以他们的经济状况根本买不起新房子,一家人简直要崩溃了。

“我们向媒体寻求帮助吧。”伊丝特哭着说。当晚杰利就给电视台打了电话。

当地一家报社派出一名女记者来鬼屋过一夜,结果当晚她就被奇怪而可怕的异常声响吓到了。从此,这幢房子变得声名赫赫,被爱尔兰人称为“哥尔威鬼屋”。

2005年夏天,美国著名的Discovery探索频道联系到杰利,他们正在拍摄一部系列灵异纪录片,所有故事都取材于世界各地发生的著名灵异事件。他们想以杰利一家的遭遇为主线拍摄其中一集,并将取名为《爱尔兰闹鬼事件》。

杰利考虑了两天,慨然应允。片子公映后,再度掀起一股热潮,哥尔威鬼屋的声名更加远播。

2009年6月,《哥尔威晨报》记者特纳接到一个从法国打来的越洋电话。打电话的人名叫布鲁姆。“我移民到法国近二十年了,最近才看到那部纪录片……”布鲁姆似乎有些迟疑,吞吐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

特纳连忙追问原因,布鲁姆这才道出了一件发生在二十年前的往事。那年,布鲁姆与玛莎都只有十四岁,在一个学校里念书。正处于青春懵懂中的他们“相爱”了,并很快偷吃了禁果。后来玛莎发现自己怀孕了,极度惊恐的她将此事告诉了父母。杰利夫妇闻听大为震怒,将布鲁姆狠狠地收拾了一顿。但为了顾全脸面,他们并未将此事宣扬出去,而是替女儿办了一年的休学手续。

“我在临移民前曾给玛莎打了个电话,问到那个孩子。”“怎么样?”特纳急切地问。“玛莎说孩子偷偷打掉了,她不愿再提此事。”特纳听到这里心头猛地一颤,感觉捕捉到些什么,却又有些捉摸不定,一个隐约的真相仿佛呼之欲出。

半个月后,特纳敲响了杰利的家门,说应读者的请求,他想在鬼屋中居住两夜,然后写一篇“鬼屋历险记”。

杰利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此时的小路易丝已经快五岁了,总是缠在特纳身边要他讲故事。吃过晚饭,大家坐在一起聊天,直到此时,房子里一直很平静,没有什么异常事情发生。

半夜时分,沉睡中的玛莎被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惊醒,她仓皇跳起身,先是在柜子里乱翻了一阵,然后失魂落魄地打开门侧耳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哭声好像来自隔壁女儿的房间,便蹑手蹑脚走出来,一闪身溜进路易丝的房间。小姑娘正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摆弄着个微型录音机,而婴儿的啼哭声正一阵一阵地从录音机里传出来。玛莎冲上去一把关掉机器,叫道:“天啊,宝贝,你怎么可以随便动妈妈的东西?”

“你承认这东西是你的了?”这时,门开了,特纳和杰利夫妇走了进来,杰利与妻子脸上交错着惊讶与愤怒。“怎么回事?玛莎!这一切居然是你搞出来的?”杰利大叫道。

玛莎很快平静下来,直视着父母的眼睛说:“你们心里要是没有鬼,又怎么会被鬼吓到?”

“自从有了路易丝,强烈的母爱让我越来越觉得对不起多年前无辜死去的那个孩子,我觉得,他的灵魂一直徘徊在这幢房子里,而你们,就是杀死他的凶手!”

“可我们都是为了你。”伊丝特哭起来。杰利则一言不发,不认识似的瞪着女儿。“那孩子是怎么死的?”特纳轻声问。玛莎哽咽地告诉他,当年因为先天身体原因,她无法做堕胎手术。父母怕传出去丢人,不敢将她送到医院,她在家里吃尽了苦才产下一个男婴。刚生下的婴儿脸色铁青,呈现出缺氧的状态。可是,任凭玛莎怎样恳求,杰利夫妇就是不肯将孩子送到医院去抢救。

“最后,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咽了气。而为了不让人知道,爸爸居然把婴儿的尸体在家里藏了好几天,以至于家里到处弥漫着可怕的气味。”玛莎狠狠地看了一眼父母。“不对!”杰利突然大叫道,“这不可能是你弄出来的,那股臭味我和你妈妈真真切切闻得到,别人却都闻不到,肯定是有鬼魂作祟!”

特纳突然开口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集体癔症?”见几个人神情迷茫,特纳便解释道,癔症属于精神病的范畴,其中有些病人就表现出“鬼神附体”等幻听、幻视症状。至于集体癔症,则是因为多位病人受到过同样的刺激,在一定的心理暗示下而集体发病。他悲悯地说:“虽然那个婴儿并非你们亲手杀死的,但如果当初你们能及时将他送往医院抢救,他可能会免于一死。所以这些年来,你们的良心一直饱受折磨。于是,并不存在的腐臭味产生了。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杰利与妻子听了面色惨然,垂下头哑然无语,不谙世事的小路易丝突然再度按响了手中的录音机,顿时一阵凄厉的婴啼骤然间刺破黑夜的宁静,尖锐地划过每个人脆弱的神经!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32789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爱尔兰鬼屋惊魂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