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桃林坞遗案

一、案起捉奸现行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

这天上午,刚刚到任不久的大王庄乡派出所所长李占川正在值班,突然接到报案,说柳木春村有一个人被打得满身是血,倒在路边不省人事。李占川接报后立刻带人赶往出事地点。

这里已围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正在指指点点说着什么。李占川拨开人群,发现被打的这个人他认识,他是桃林坞村党支部书记桂男娃!桂男娃怎么倒在这里?何人将他打成这个样子?见桂男娃人事不省,李占川马上吩咐速送乡卫生院抢救,同时让人马上通知桂男娃的妻子桃花女。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满脸杀气的壮汉大步走来,高声喊道:“哪位是李所长?桂男娃那个王八蛋是我打的!我没一刀捅了他,让他拣了个便宜!”

“噢?那你为什么要打他?要知道打人是犯法的!”

“哼,犯法?犯法的是他!他……他趁着老子不在家……”壮汉吞吞吐吐,满脸憋得通红。从他的表情中,李占川已经明白了八九。为了弄清事实真相,李占川随壮汉去了他家。

壮汉叫王二愣,以前是个杀猪的,如今做着贩牛的生意。他的妻子名叫王凤玲,虽已三十出头,仍是风姿绰约。这天王二愣提前回家,将妻子与桂男娃堵在了床上。王二愣当即抄了根棍子,把二人好一顿痛打!他仍不解恨,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照着桂男娃的下身和大腿就捅了两下子。桂男娃疼得满地乱滚,杀猪般地哀叫,乞求王二愣饶了他,他愿赔偿1万块钱。王二愣让他写了字据,将他打出家门。

打走桂男娃后,王二愣仍余怒不消,又揪住王凤玲,让她说出是怎么和桂男娃勾搭上的。王凤玲此时已浑身是伤,哭成泪人一般。见丈夫问及此事,触及伤心处,她便毫无隐瞒地倾吐了满腔的苦水……她把10年前自家的遭遇来了个竹筒倒豆子,直听得王二愣目瞪口呆。他本想狠狠惩罚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但此时他的心软了,恨只恨桂男娃这个仗势欺人的王八蛋!

王凤玲只是啼哭,后经李占川反复做工作,王凤玲这才把10年前家中发生的不幸和桂男娃如何诈财逼奸的事说了出来……

10年前,正是“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时候,桂男娃靠造反起家,时任桃林坞大队民兵连长,大权在握。王凤玲的父亲名叫王万发,是个被专政的地主分子。王万发的父亲曾做过一任县长,家有良田百亩,住着十几间砖瓦房。土改中,房子充了公,土地分了人,王万发被扫地出门。但传言中,他仍有数根金条和一坛子银元。运动起来后,桂男娃和另一个造反派头子、时任大队革委会主任的陶玉柱多次揪斗他,逼他交出金条和银元。但任他们怎么毒打折磨,王万发一口咬定“没有”。

王万发家住村子西头,3间土房没有院墙,由于紧靠村边,王家养了不少鸡。这天半夜时分,忽听鸡窝里传出鸡的惊叫声。王万发一家人正在睡觉,听到鸡叫急忙起来,儿子王龙、王虎最先跑出屋门,只见一个人趴在鸡窝上,一只手伸向里面。见有人偷鸡,哥俩喝声:“谁?”顺手抄起一根棍子便打。打了两下,但见偷鸡贼一动都不动。哥俩感到很奇怪,一边骂着一边伸手来拽,偷鸡贼还是一声不吭。这时王万发也出来了,见偷鸡贼一声不吭,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以为偷鸡贼让两个儿子给打死了。正在爷仨束手无策之际,只见桂男娃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边跑边喊:“你们刚才喊什么?捉住贼了没有?”

爷仨见打死了人,原本就吓得七魂出窍,这时候一见民兵连长桂男娃来了,顿时慌得不知如何是好。3个人嘴里不由得“这、这……”了起来。

这时桂男娃说话了:“我刚接到公社通知,现在阶级敌人活动猖獗,妄想破坏革命大好形势。今晚我巡夜,不想还真有情况,快把这个破坏革命大好形势的贼抓起来!”说着,动手就来抓地上的贼。桂男娃见偷鸡贼一动不动,大吃一惊:“啊!怎么,你们把人打死了?这……这可怎么办?”

王龙、王虎见被阴险毒辣的桂男娃撞上了,知道大事不好,急忙结结巴巴地向桂男娃述说刚才的经过,说他们哥俩只打了两下,怎么就死了呢?人命关天,求他千万别给说出去。

桂男娃“哼”了一声:“那怎么行!你们杀了人,就得偿命!走,跟我到大队走一趟!”

爷儿仨听桂男娃说出这番话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求他看在老邻居的分儿上救他们一命,他提什么条件都答应。

半晌,桂男娃这才说道:“你们先起来,有话屋里说去!”

来到屋中,此时王凤玲和她娘都已起来了。桂男娃拿眼瞟了一下衣扣不整的王凤玲,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件事后果你们很清楚!只要我的嘴角子一歪歪,你们全家就得有偿命的,有坐牢的!”

“是、是……大、大兄弟,求你开恩,我、我愿重谢你……”王万发战战兢兢,一旁乞求着。桂男娃这才说道:“这件事我可以给你们保密,不过这个密不能白保,你得给我10根金条!”桂男娃狮子大开口,一下子说出一个吓死人的数字。

“这……”王万发一下子嘬了牙花子。桂男娃见王万发不肯出血,“哼”了一声,扭头就要走。王万发一把拽住了他:“大、大兄弟,不是我不愿孝敬你,我……实在是没、没那么多啊……”

说着,他老泪横流。“我、我给、我全给你……”边说边来到外屋,让两个儿子挪开水缸,自己俯下身子挖起来。他掀开一块石板,哆哆嗦嗦捧出一个湿漉漉的瓷坛子来:“大兄弟,这里面有两根金条、200块大洋,是我祖上留下来的传家之物。当初我曾对先人发过誓,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开启……你都拿去吧,只求你看在这些黄白之物的情分上,给我们全家留一条活路……”

桂男娃双手接了坛子,说道:“这事儿咱就到此为止了,只有天知地知。你们准备两把锨,快跟我到西洼把死人埋了!”说完,捧起瓷坛,率先出了王家门……

李占川听完王凤玲的诉说,心中着实吃惊不小。闹了半天,这桩奸情案背后还隐藏着一桩人命大案呢!他不敢怠慢,立刻又赶到王凤玲的娘家桃林坞找王万发父子了解情况。王万发见那桩陈年旧案翻了出来,吓得够呛。但现在毕竟不是那个年代了,王万发看看事已至此,就把当时的情况讲了出来。两个儿子也说了当时的情况,同时提出了多年来一直存在心中解不开的疑团:当时他们听到有人偷鸡,屋中一喊叫,按说偷鸡贼就会跑的,他为什么不跑,还趴在鸡窝那里不动?再说,一个年轻轻的小伙子,哪有两棍子就被打死的?打的又不是脑袋,这人肯定是早已死了的。这是其一。其二,王龙背死尸与桂男娃去掩埋时,他已看清死者是陶玉柱。陶玉柱是当时的大队革委会主任,大权在握,送礼的有的是,何苦深更半夜来他家偷鸡?显然是有人弄的假现场来暗算他家……回想当时那么快桂男娃就出现在现场,又诈去自家祖传财宝,更使王家人断定桂男娃与陶玉柱的死有关……

听了王家人说出当时的情景和怀疑,李占川并没有表态。他问王家兄弟,是否还记得掩埋死尸的地方?那么大的事二人咋会忘得了?于是他们拿上铁锨与李占川一道往外走去。

二、死尸是谁

李占川让王家兄弟找来村治保主任,说明情况后,几人便一同来到当年掩埋死尸的地方。毕竟时过多年,当时的痕迹一点影子也没有了,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挖到了死尸。死尸早已腐烂,只剩下了一堆骷髅。所庆幸的是,死者上腭的一颗金牙仍完好无损。

早在寻挖死尸时,就围聚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大家见挖出了死尸,无不大吃一惊。死者是谁?因何被害死的?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议论的焦点,集中在10年前突然失踪的大队革委会主任陶玉柱身上。此人莫非是他?

听着大家的议论,李占川让大家回忆陶玉柱上腭是否有颗金牙?治保主任想了想说,好像是有那么一颗。因为陶玉柱当大队革委会主任时经常开会讲话,金牙总是露出来。大伙七嘴八舌,也说好像是有。为了彻底弄清这一关键问题,李占川决定找陶玉柱那时的妻子——也就是现在已经为桂男娃妻子的桃花女核实。

桂男娃行奸被捉致伤的事,桃花女已经听说,她没有去医院,只是在家中哭泣和生气。丈夫出了这种事,她感到无脸见人。当初陶玉柱失踪后,她架不住桂男娃的纠缠和利诱,不得不改嫁了他。结婚这些年来,她已彻底了解了桂男娃的为人。此人是个口蜜腹剑、心比蛇毒的小人,有一件事她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是一次二人为王凤玲的事生气打架,桂男娃喝醉了酒,威胁她说:“你的前夫陶玉柱能耐不?老子还不是打发了他?谁敢跟老子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当时桃花女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暗暗想道:“啊!闹了半天,陶玉柱是死于他手啊!”

等桂男娃醒了酒后,桃花女质问他陶玉柱是怎么死的?被埋在哪里?桂男娃自然不会承认他说过的话。尽管桂男娃一口否认,这件事却如刀刻斧凿般印在桃花女的心里。这些年桂男娃凭着诡计多端和手中的权力,不断地害人坑人,这使桃花女很不安。她觉得桂男娃实在太可怕了,有时简直就像个魔鬼!正在桃花女暗暗哭泣生气的时候,村治保主任上门请她来了。

桃花女来到西洼地里,此时挖出的骨骸已完整地裸露在坑内。来时的路上,治保主任已告诉了她一切。桃花女一见骨骸,惊恐不已。经过仔细辨认死者的金牙后,她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此尸正是10年前突然失踪的前夫陶玉柱!

是谁这么狠毒杀了他?回想前情,桃花女首先想到的就是现在的丈夫桂男娃!见死者确是陶玉柱,李占川觉得案情重大,立即给县公安局打了电话。

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即刻派员赶赴现场。为了弄清陶玉柱的死因,法医首先对死者的头颅及整个骨骼进行了仔细的勘验,发现没有钝器击打的痕迹,同时又提取了他的部分骨骸进行化验。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陶玉柱也不是死于中毒。那么,他是因何致死的呢?鉴于案情重大,县公安局成立了以李占川为组长的专案组,着手侦查这桩10年前的遗案。

根据案情分析,桂男娃和王万发父子作为杀人嫌疑对象,受到了专案组的审查。

自从挖出了陶玉柱的尸骨后,此事在桃林坞引起了轩然大波,当年的旧话重提,人们议论着,猜测着,有的还主动给专案组提供线索。不久,一条重要线索汇集到了李占川这里。

原来,当年陶玉柱有艳福,娶了当地闻名的美女桃花女为妻。桃花女自打嫁到桃林坞,不知有多少小伙子眼热得夜里睡不好觉,民兵连长桂男娃就是其中之一。

桂男娃望着桃花女那甜甜的桃面和丰满的酥胸,常常想入非非,总想有机会得到她,也不枉来世上一遭了。

要说桂男娃的媳妇,也是个十里八乡闻名的美女,她名叫杏花,细柳腰,大高个儿,雪白的肌肤,亮亮的大眼睛,也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婵娟。自古男人都是这个毛病:孩子是自己的好,媳妇是别人的好。桂男娃吃着碗里的,想着盆里的,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陶玉柱那里早已打上了他媳妇的主意。

陶玉柱和桂男娃都是大队干部,陶玉柱以“研究工作”为由,常常往桂男娃家里跑。杏花为人热情开朗,由于陶玉柱是大队革委会主任,与丈夫是同事,所以对陶玉柱很热情,那双水汪汪的杏眼中,盛满让男人心动魂摇的秋水,这更使得陶玉柱心里痒痒的。桂男娃成了陶玉柱猎艳的最大障碍。

如何清除这个“障碍”呢?陶玉柱一直在用心琢磨着,并暗暗搜寻着时机。不久,机会终于来了。公社要组织10人贫宣队,赴外县帮助开展工作,陶玉柱觉得这是个机会,向上级力荐了根正苗红的桂男娃。

桂男娃离开了桃林坞,陶玉柱非常高兴,放开胆子实施起了采花计划。他以关心大队干部家属为借口,一天三遍地往杏花这里跑。他了解女人的心思,变着法儿地为杏花做事,讨得杏花的欢喜。杏花正值青春年少,空守孤房,对异性也有一种本能的渴望,如何架得住陶玉柱一浪紧似一浪的进攻?一来二去,杏花的心理防线渐渐被冲垮了,终于在一个风雨之夜投入到陶玉柱的怀抱……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陶玉柱与杏花偷情的事,不久便在村里传开了。人们慑于陶玉柱的淫威,不敢公开声张,只是背后咬咬耳朵而已。转眼半年过去了,桂男娃贫宣队工作结束,回到了桃林坞。

不久,桂男娃组织了一次民兵野营拉练,陶玉柱在家留守。从此他便神奇地失踪了。

陶玉柱失踪后,由于当时的公安机关被砸烂,公社的造反派忙着夺权,此事追查了一些日子后,便不了了之,最终成了一桩悬案。

李占川了解到陶玉柱失踪的具体时间后,马上联想到王万发家“偷鸡”的事,于是立即找到王万发询问具体的日期。王万发说事发第二天是1969年农历的五月十三,因为这一天是关帝生日,所以他记得非常清楚。

五月十三这一天,正是桂男娃率民兵野营拉练回来的那一天。陶玉柱的妻子桃花女准确无误地记得,陶玉柱正是农历五月十一夜里突然失踪的。如果说凶手是桂男娃的话,他正在率民兵野营拉练,不在村上,没有这个作案时间啊!那么,会不会其中另有隐情?

从种种迹象分析,陶玉柱的死与桂男娃肯定有着某种直接的关系,因为他有作案动机。李占川做了这样大胆的推测:桂男娃工作队结束回来后,听说了陶玉柱与妻子杏花的事,怀恨在心,设计杀死了给他戴绿帽子的仇人陶玉柱,然后嫁祸王家,诈财猎艳……

如今,要弄清楚的就是,桂男娃设的是个什么计?缘何就能让陶玉柱就范?调查桂男娃,桂男娃一百个不承认他杀了人。眼下要想让桂男娃开口说出实情,仅凭推断不行,必须得拿出强有力的证据。然而,时过境迁,这个“证据”又在哪里?

案子一时陷入了僵局。

三、又一条重要线索

李占川走访几个当事人,王凤玲又向他提供了这样一个线索:

诈得王万发的黄金银元后,桂男娃又把主意打在了王凤玲身上。这一天,他以民兵连长的身份找王凤玲谈话。

王凤玲对桂男娃的召唤不敢不来。自从那晚家遭不幸后,她觉得桂男娃还是有些人情味的,自家尽管破了财,但保全了性命,从这一点上,她还是很感激桂男娃的。

出于姑娘爱美的天性,王凤玲特意梳理了一下乌发,脸上还扑了些粉,再加上合体的衣裤,更显得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她哪里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

王凤玲来到桂男娃家,当时桂男娃的妻子杏花不在。桂男娃春风满面地把她迎进屋中,随手闩死了大门。

王凤玲不知桂男娃要找她谈什么,只是羞涩地低着头,等着桂男娃的发问。桂男娃面对这花一样鲜艳的美女,早已按捺不住,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王凤玲的胸部,身子急迫地向王凤玲靠去。

出于本能,王凤玲往后退了一步:“连长,你找我……”

桂男娃已闻到王凤玲身上的青春气息和脂粉的香味儿,他再也按捺不住腾起的欲火,如一只饿狼,张开双臂一下子把王凤玲搂在怀里,臭哄哄的大嘴在王凤玲的脸上猛亲起来。

王凤玲一边喊着:“你要干什么?”一边奋力挣扎着。桂男娃欲火中烧,一边狂吻着王凤玲,一边伸手去解王凤玲的衣裤。王凤玲万没想到桂男娃又把主意打在她的身上,又气又急又羞,伸出一只手,照着桂男娃的脸上打去。只听“啪”的一声,桂男娃一愣怔,他万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子会如此反抗并敢伸手打他。

桂男娃火了,一把推开了王凤玲,气急败坏的吼道:“好啊!你这死丫头,真是给你脸不要脸!今天你依也得依,不依也得依!你别忘了你爹你哥打死人的事!只要我一说出去,后果你最清楚!还有,我还可以说你为了堵我的嘴,主动上门来勾引革命干部,将你弄个身败名裂!”

这一招果真灵验,面对桂男娃的威胁要挟,王凤玲浑身一颤,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桂男娃见震住了王凤玲,好不高兴,又凑了上去:“只要你依了我,那件事我不但不会说出去,还发展你当民兵,往后自然有你们家的好处……”说着,重又把浑身颤抖的王凤玲搂在怀里。王凤玲已不再反抗,泪流满面,如一只落入虎口的羔羊任其吞噬……

自从占有了王凤玲后,桂男娃把永无满足的兽欲转到了这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身上。为了家人的平安,王凤玲哪敢不依?一次王凤玲说让杏花看到怎么办?桂男娃“哼”了一声说:“那个臭不要脸的哪敢管老子的事!她让老子戴了绿帽子,我早晚要送她上西天!到时候我娶你为妻……”果然,每次约会,杏花都不在,或是给他们充当门卫。联想到村里传出的陶玉柱与杏花偷情的传言,王凤玲觉得二人的事一定是被桂男娃捉到过,不然,杏花不会如此。

一天,王凤玲应约又来到桂男娃家。桂男娃出去接公社的紧急电话去了,杏花一把拽住她的手,央求道:“好妹妹,救救我!你劝劝桂男娃,不要杀我……”

王凤玲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杏花哭着告诉她,昨天她去缸里舀水做饭,桂男娃一下子将她掀进水缸里。幸亏这时候有人敲门,桂男娃一把又将她拽了上来……正说着,桂男娃回来了,杏花就像老鼠见了猫,赶紧躲了出去……

几天后,杏花便不见了,河边发现了她的几件衣服和一封遗书。内容是自己做错了事,不想活了。时隔多日,在河下游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大家都认为是杏花,桂男娃便将死尸弄回村里埋葬了。

自从杏花死后,王凤玲便取代了杏花的位置,供他玩弄。王凤玲曾不止一次地求他兑现承诺娶了她,名正言顺地做夫妻。桂男娃此时正红得发紫,怎会娶一个地主成分的女人做老婆?对于王凤玲,他只不过是占有和泄欲,根本就没想跟王凤玲结婚。他知道王凤玲有把柄在他手里攥着,怎么着也跳不出他的手掌去!

就这样,为保全家人的安宁,王凤玲忍辱负重,硬是被桂男娃霸占了3年之久!这期间,桂男娃已娶了桃花女,直到桃花女抓住了真凭实据后,桂男娃这才不得不放了王凤玲。此时王凤玲早已臭名在外,再加上成分不好,尽管她长得如花似玉,谁人敢要?她不得不含泪嫁给了大她一旬的杀猪汉王二愣。

王凤玲尽管出了嫁,桂男娃仍然不断去纠缠。王凤玲担心那件事情暴露,不敢不依……

王凤玲说到这里,向李占川提供了这样一条重要线索:杏花并没有死,听说她逃到了黑龙江大兴安岭,嫁给了一个看守林子的工人……

得到这条重要线索后,李占川非常高兴,立刻去了杏花的娘家了解情况。经过反复做工作,杏花娘家人终于承认杏花没有死,并提供了现在所在的详细地址。

四、杏花的羞辱事

李占川带人赶到了大兴安岭,杏花顾虑重重,并不配合。李占川费了很大劲儿,这才打消了她的顾虑,讲出了实情:

那是桂男娃从工作队回来后,组织了一次民兵野营拉练。就在那天晚上,陶玉柱来到杏花家里幽会。

第二天一觉醒来,杏花发现已到了吃早饭的时候。这时,忽听街上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她不知出了什么事,慌忙来推身边的陶玉柱,同时暗暗埋怨自己睡得太沉。推了几下,陶玉柱连哼一声都没有。她感到奇怪,急忙撩开被子,只见陶玉柱面色苍白,早已没了呼吸!杏花见此,吓得魂飞天外:“啊!昨夜还好好的,咋说死就死了呢?”她急忙穿好衣裤,手忙脚乱,想着如何处置眼前的死人。这时,隐隐约约听到丈夫高声说话的声音,这更使她心惊肉跳,六神无主。情急中,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先给陶玉柱穿上裤子,然后将他一步步拽到院子的柴草棚子里,抱了几捆玉米秸,将尸体暂且掩盖起来。她怕丈夫回家后看出破绽,急忙又回到屋中,将陶玉柱的衣服鞋子卷了一个卷儿,塞到了柜子里。一切收拾利索后,杏花也垮了下来,一头栽倒在地。

工夫不大,大门外传来桂男娃喊开门的声音。杏花一个激灵爬起来,便去开门。一见她披头散发病殃殃的样子,桂男娃吃惊地问道:“怎么才起来?闹病了?”杏花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极力装出高兴的样子,把丈夫迎进家门,问他咋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三五天吗?

桂男娃的脸上掠过一丝十分复杂的表情。他以关心杏花为名,说要自己点火做饭,杏花哪里肯让他动手,让他快去屋里休息。桂男娃怪怪的在屋里转了一圈儿,还掀了掀屋中的条柜,像是在寻找什么。之后又来到外间屋,一眼看见了柴草棚子里的几捆玉米秸有异。他走出屋门,说:“我给你抱柴禾吧!”径直朝玉米秸走去。杏花最怕的就是这个,见此失声喊了一句:“你别……”一下子瘫在了锅台边。

桂男娃掀开玉米秸,一下子发现了玉米秸下的陶玉柱尸体,惊讶地“啊”了一声,急忙来到屋中,一把提起面如土色的杏花,厉声喝问是怎么回事?

杏花看事已至此,“扑通”一下跪在了桂男娃面前,不得不一一讲述了陶玉柱如何勾引自己的实情……最后哭拜地上,求他看在昔日的情分上,饶她这一回,帮她处理掉陶玉柱的尸体,往后做牛做马绝无怨言……

桂男娃听完杏花的交代后,两只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骂声:“贱货!”挥起手照着杏花的脸“啪啪”就是几巴掌。他仍不解气,又照着杏花的下身狠狠地踢了几脚,这才一甩袖子去了里屋。

杏花脸上血泪齐淌,以跪代步,来到里屋,再次乞求丈夫开恩。好半天,桂男娃这才开口讲话:“杏花呀,你做下的这等丑事,我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陶玉柱死在咱家,怎么死的,你能说清楚吗?一旦让外人知道了,你就得偿命!还有你娘家的人,你怎么有脸去见他们?”

桂男娃这一恐吓,杏花更是没了主意,求他快快给想个办法。半晌,桂男娃这才让杏花起来,说一切由他处理。杏花见丈夫已经开恩,感激涕零,保证往后重新做人。

当天夜里,桂男娃扒出陶玉柱的尸体,给他穿好衣服,待到半夜时分,便背起陶玉柱尸体去了老地主王万发家……

之后,桂男娃不但得到了王万发的金条银元,还霸占了他的女儿王凤玲。杏花在桂男娃手里有短处,自然不敢说半个“不”字。

关于陶玉柱的死,杏花一直困惑不解。事后她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情景,陶玉柱显然不是死于中毒或者心脏病之类的突发疾病,他是死于谋杀!因为她发现陶玉柱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显然是夜里他们熟睡后家里进来了人,将陶玉柱掐死后又出去的。能进自己家的人会是谁呢?谁又会知道陶玉柱会来和自己幽会?这个人显然就是桂男娃!可是,那天夜里他率领民兵野营拉练去了呀?尽管如此,她仍怀疑是桂男娃杀死了陶玉柱,可是自己并没有真凭实据。

自从出了这件事后,杏花预感到自己早晚要被桂男娃害死,那次舀水做饭,桂男娃将她掀进水缸里就是例子!与其被他害死,还不如自逃活命。于是她悄悄地做了一番准备,伪造了一个投河自尽的假现场,永远地离开了桃林坞。至于说后来那具腐烂的女尸,也许是阴差阳错赶得巧了……

从杏花这里得到这些情况后,李占川更进一步认定这个掐死陶玉柱的凶手就是桂男娃!眼下要搞清楚的,就是野营拉练那天晚上桂男娃在哪里?都干了些什么?

这个问题一走访当年参加野营拉练的几个民兵,很快便有了答案。有人证实,野营拉练的那天晚上12点多,桂男娃悄悄地溜出了营地,直到天快亮才回来。还有,当年村里一位民兵的父亲夜里出来解手,发现桂男娃鬼鬼祟祟地从家里出来,大步向村外走去,样子十分可疑。他当时感到很纳闷:桂男娃不是带领民兵野营拉练去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他回来干什么?因为他的儿子也跟着拉练去了,所以当时对这件事印象非常深。

时间、地点、人证物证俱在,桂男娃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决定立即逮捕桂男娃!

五、桂男娃的供词

桂男娃自然不会承认杀害陶玉柱的事。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在证据面前,桂男娃终于垮了下来,不得不如实交代了谋害陶玉柱的事。

那是他从工作队回来后,便从人们的指指点点中听到些风言风语,差点没把他气死!好啊陶玉柱,老子想你的媳妇还没想上,你倒先让老子戴上了绿帽子!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你搞我媳妇一时,我要搞你媳妇一辈子!桂男娃发誓要报复,但他不露任何声色,一如既往地说说笑笑,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桂男娃终于想出一个送陶玉柱上西天的妙计……

桂男娃向陶玉柱建议,为了适应战备形势的需要,他要组织民兵进行野营拉练,时间三至五天。陶玉柱不知是计,暗自高兴。自从桂男娃回村后,已有好长时间没与杏花幽会了。眼下桂男娃提出野营拉练,岂不是给自己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他当即表示支持,当天下午,桂男娃便吹响了集合号,率领民兵连向着既定的目的地出发了。

陶玉柱见桂男娃确实离开了村子,心中狂喜不已。当天夜里,便备了些下酒菜,悄悄地溜进了杏花家里。杏花拿出了一瓶烧酒,这酒是前两天父亲来时自己买的,当时喝了些,还有大半瓶。陶玉柱平时就爱喝酒,今天美酒伴红颜,岂有不开怀痛饮之理?杏花陪着他也干了几杯。

二人酒足饭饱,脱衣上床,一种从未有过的倦意袭来,两人哈欠连连。陶玉柱以为是喝多了,也没在意,亲热一番后便呼呼地睡着了。

桂男娃借口拉练,完全是他设下的一个圈套,陶玉柱与杏花不知是计,果真钻进了套子里。他们喝下的这瓶酒,桂男娃早在酒里下了强力安定药。因为他知道陶玉柱嗜酒如命,找杏花偷情,必然要喝酒助兴。

当夜,桂男娃便在10里之外的柳树屯宿了营。待大伙睡下后,桂男娃一路小跑赶回了桃林坞,回到家后,已是深夜了。他悄悄地翻墙而入,来到窗下,侧耳听了听,屋中果然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桂男娃简直气炸了肺叶子,恨不得破门而入,一刀宰了这对狗男女!但他还是强力克制住自己,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方案实施报复计划。

过了半个时辰他悄悄地拨开门闩,蹑手蹑脚地来到屋中,见二人喝了他的药酒死猪般地沉睡,心中一阵冷笑。他来到陶玉柱面前,伸出双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为防他挣扎,又将整个身子死死地压了上去……陶玉柱挣了几挣,终究没能挣出桂男娃的毒手,做了丧命花下的风流鬼……

接下来,桂男娃按照事先的设计,嫁祸王家,一步步实现了他诈财猎艳的卑鄙计划……不但如此,桂男娃继续施展手段,又向着陶玉柱的妻子桃花女发起了进攻,并很快将桃花女搞到了手,实现了他“你搞我媳妇一时,我要搞你媳妇一辈子”的恶毒报复目的……

真相大白。时过多年的桃林坞遗案,终于由于桂男娃的行奸被捉而被成功侦破了!桂男娃杀人害命,受到了法律的严惩。然而,桃林坞遗案却留给人们长久的思索。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32786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桃林坞遗案

0.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