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迷失

“韩院长,陈医生,这次手术真是麻烦你们了,那我们就先走了!”王婷疲惫的挤出些许微笑,转身望向丈夫。

丈夫扶着她向院长和医生轻轻地鞠上一躬,余光瞥了眼看了看那名女医生,转身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上了车。

院长是一个才刚过三十岁的男子。一般来说,能够当上一所省的顶尖医院的院长肯定有一大把年纪了,但是韩院长却是一个例外,这样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却能够将偌大的医院打理的井井有条,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

韩院长望着呆呆目送汽车远去的陈医生,他终于忍不住了:

“小陈,我们进去吧。”

这样才把陈医生的魂叫了回来。陈医生错愕的抬头,轻轻哦了一声,缓缓转过身去,背影略有落寞。

“航星,我昨天开车不小心撞的那个老人没有什么事情吧?我想我有点担心他。”

王婷坐在车子的后排,手紧紧抓着衣角,瞳孔里透出看恐怖故事般的紧张,那场意外过后,她再也不敢坐在前排,即使坐在后面,心中仍旧满满的压迫感,她松了松安全带,整理下紊乱的呼吸。

“他?那个老人?”航星犹豫了一下,“没事呀,就是擦伤了一点皮。还没有等我把医药费拿给他,他就离开医院了。”

“没事就好,他要是有什么伤的话,那抹我肯定会自责而死的。”她朝着驾驶座的位置吐了吐舌头,心中的紧张感略微松弛。

孙航星从后座镜看了她一眼“怎么会呢?天塌下来,有我替你撑着。等到三天以后,我就让陈医生到家里帮你把绑带给拆了吧。你就不用再特意跑一趟了。”

“能来家里那当然是最好的了,我还想和陈医生再聊一下呢!”她顿了一下,“陈医生好像和你是同学吧?”

“嗯,”孙航星略略地思考了一下:“她呢是我的小师妹,比我小上三届。我当年还给她辅导过,不过我最后选择了内科,而她选择了眼科,接着我们就没有什么联系了。”

“你们难道不会背着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难道你们有一腿?”

“咔!”孙航星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到家了,王婷你就不要闹了,我怎么可能和紫萱有一腿呢?你看,你都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了。”

“可是,我怎么知道呢!”王婷笑了一下,“好了,不要生气了,亲爱的老公,是我多心了,快点扶我下车吧!好老公!”

刚才的急刹车害她被安全带狠狠地勒了一下,她轻轻揉了发酸的左肩,心里嘀咕着“疼。”

“好吧!”孙航星苦笑了一下,扶她下了车,往大厅里面走了进去……

“张姐,医院那里把王婷眼睛的CT片子拿过来了没有啊?”

孙航星“嗒嗒嗒”地绕着螺旋式扶手楼梯往下走去。

“拿到了!小姐的事情,我哪能不上心?一大早,我还在扫花园,就有一个皮肤很白的女医生来按门铃了,那女的长得还是不错的,就是比不上小姐。”

张姐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不过由于常年在家,她的皮肤依旧光滑亮泽。要是她也穿上金带上银的话,她也是一中年贵妇人的形象。也难怪王婷只请这样一个专用的管家,还相互亲昵像是母女一般呢。

“片子放在哪里了?我自己想去看一下。”说罢,孙航星就四处翻找。

“不用翻了,我自己把片子放在小姐的房间桌子上面去了,我真的没有想到姑爷这么心急就直接到我这边,我知道在小姐生病期间,姑爷不适合和小姐同床,但是姑爷也应该叫小姐起床才对呀!”张姐一边教育孙航星,一边直摇头。

孙航星听了以后微微一笑,连忙点了点头,马上就顺着楼梯往王婷的房间走去。不过他没有到主人房去,而是偷偷溜进了书房……

“你好,这里是省光明医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地甜美。

“麻烦你接一下陈紫萱医生的主线。”

“好的,请稍等。”

“你好,我是陈紫萱医生,请问有你什么可以帮助到您的吗?”

“紫萱,是我,我是你的航星。”

“航星?怎么是你呀?你怎么不往我的手机上打电话?”

“那该死的贱人每天都要让她那疯婆子管家打电话到电讯公司来查我的通话记录。我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我只好给医院打电话了。”

“真是辛苦你了,为了那些钱,你连自由都没有了。”

“紫萱你还是不要再讽刺我了,我自己知道当时不应该为了那个贱人,就和你分手的。但是这也不是为我们好吗?等事情结束后,我们两个人就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了。”

“你自己可绝对不许耍赖呀,你还记得我们在大学时代在树下的愿望吗?”

“当然了,你要有许多钱,然后娶我,我们就可以永远生活在马尔代夫的小岛上,这我可是牢牢地记住的。”

“那就好。我可是等了三年,才等到这样一个绝妙的机会,你自己把东西都放进袋子了吗?”

“都放好了,连药我都准备好了,一切我们就等明天了。”

“那就等明天吧!明天一过我们就可以到马尔代夫去过我们自己想要的生活了,亲爱的,我想真的是爱你!”‘

我也爱你!好了,我也得挂了,还有病人等着我呢!”

“那好,明天见!”

“明天见!”

“。王小姐,绷带是拆了,但是还必须还要按时服药。这样眼睛才不会有后遗症呀。”

“但是,陈医生,我觉得自己眼前还是有阴影,不会有事情吧?”

“理论上,刚拆绷带时候眼前有阴影是正常的,但是现在还存在阴影的话,我想着恐怕是王小姐个人的心理问题了。时间一长就会自动消失了,最重要的是每天一定要按时吃药。”

“哦,那好,那真是太感谢您了,还让您特意来一趟。”

“没关系,那我就先回医院了,医院里还有病人再等着我呢!”陈紫萱转身的时候,偷偷地看了孙航星一眼。

“那我先把陈医生送下去了,王婷你先看一下桌子上的CT片吧!”孙航星走到王婷的身边,轻轻地吻了她一小口。

“你们两个先忙吧!我先走啦!”陈紫萱收拾好医用工具,转过身就走出了房间。

“陈医生,你等一下我!这房子太大了,你会迷路的呀。”孙航星一边喊,一边追了出去。

王婷看看追了出去的孙航星,笑了一下,拿起了桌子上的片子袋……

“紫萱,你是怎么了?你这样可是非常容易会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你让我看着我深爱的男人去吻抢走我男人的女人,你说我怎么了?我能怎么了?我不就走了吗?我走了不就好了吗?呜……”陈紫萱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变得都通红起来了。

“是我错了,不要哭!千万不要哭!小心你被那疯婆子发现了。”孙航星往四周看了一下。

“我刚才是演戏。我不那样做,她就会怀疑我们了。以王家的财力,让我们无声无息地消失掉,那可是动一根指头就可以办到的,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不管,你发誓你以后都不会再那样子做了。”陈紫萱转过身去,背对着孙航星。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我发誓,还不行吗?”孙航星假装要跪下去发誓。

“行啦!行啦!我先回去了,今天晚上来接我吧!”陈紫萱终于不哭了。

“遵命!”孙航星赔笑道。

王婷从里面抽出CT照,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名堂。只好又放回袋子里面了。

把ct照放回袋子里,王婷摸到袋子里还有一封东。她有些诧异,把那封东西小心翼翼地抽了出来。

“死……亡……证……?”她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涌上了她的心头。她慢慢地翻开了死亡证明,上面印着一个老人的照片。她看着照片上那有点熟悉的人想了一下子,心跳骤然加速。

“那不是……那不是那个老人家?”那个老人家正是她开车时撞到的那个老人。她真的想喊出来,可是心中的恐惧感让她无法出声。

“啪!”她颤抖的双手再也无法撑住那个死亡证的重量了。

“难道航星骗我?难道那个老人死掉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怎么会杀他呢?我怎么会变成杀人犯呢?航星!快来救救我!航星我真的快说不了话了!”

她的声音就在那嗓子眼上,她的痛苦远远大于她那娇嫩的肉体,只得转化成两行泪水,慢慢地沿着脸颊流了下来。眼前原本就存在的阴影越来越严重,朦胧间眼前的黑影变成了老人那阴沉的笑脸……

“来吧!来陪我吧!是你杀死我的,你一定把欠我的还给我,把你的命拿来……”

“不要,我不是有心的。我有钱,我可以把钱全部给你。你就放过我吧!”王婷用双手捂着双耳,可惜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放过你?钱?钱能干什么?钱能让我死而复生吗?”

“不要!不要!这肯定是幻觉1没错肯定是幻觉!没错!肯定是幻觉!王婷,你要冷静!王婷,你必须得冷静!先吃点药吧,吃了药就会好起来的。”慌乱中,王婷把陈紫萱留下了的药全塞进嘴里,然后猛地往嘴里灌水。可药一下去,王婷却发现眼前不再是阴影,也不再是朦胧,而是一个很真实的老人拿着尖刀插向自己的胸膛…。。

“奇怪,怎么会死掉呢?”韩院长坐在王家的客厅等着孙航星来让他前去验尸,“我那天明明给王婷电话录音说了啊……”

“韩院长,先喝杯茶吧!”张姐很热情地给韩院长上了一杯茶。

“不了,我现在还不渴。”韩院长看着张姐,疑惑的是张姐还是那么高兴。

韩院长正想问张姐一个问题,张姐突然把她胖胖的手伸进韩院长的后衣领里,抚摸着韩院长的后背。

“韩院长,你真的是好帅呀!”

韩院长真的是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与张姐碰了一个满怀。

“张姐,不要……我还是先去看一下王婷的尸体吧!”

韩院长再也不敢与张姐单独相处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往二层的主人房间跑去。

“砰!砰!砰!”

“谁?”

“是我,韩鹏飞。紫萱给我打电话了,让我给王婷验尸的。”

门缓缓地打开了,孙航星和陈紫萱站在门口,两人的双眼都通红,很明显刚刚哭过。

韩院长警惕地看看他们,走了进去。航星和紫萱把门关后,也紧跟韩院长的后面。王婷的尸体已经被盖上了一层白布。毫无疑问,白布下面人就是王婷,她的双眼睁得非常大,一副害怕到极点的样子,死状相当地恐怖。

韩院长看了一下王婷的尸体后,说:“没有什么外伤,我要进行一下内科检查,孙先生请你先到外面去吧。紫萱留下来帮我一下。”

“好吧,那我们来做内检吧!”韩院长故作轻松地说。

“好吧!”在韩院长的面前,陈紫萱有些胆怯,她真的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再也不敢看王婷的眼睛。

“紫萱,作为一名医生,你就真的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韩院长双眼直直地看着紫萱。

紫萱把目光转移到王婷身上,“没……没有什么呀!我们还是赶快完成检查吧!孙先生他还在外面等我们呢!”

“那好吧!”韩院长发现自己套不出来话,就只好作罢。

“孙先生,我们在王小姐的胃里面发现了大量的止痛药。虽然只是止痛药,但是该药的止痛效果成分是非常高的,我想如果一次性打剂量服用的话,会产生大量的幻觉效果。”

“这……这是什么意思呀?”

韩院长没有管他,接着往下面说:“再加上我们从她的心肌处发现的红玫瑰色斑和肾上腺的大量儿茶酚胺,我们可以判断这是王婷是由于肾上腺释放出来大量的儿茶酚胺,这样会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压升高,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过快的血液循环就如同洪水一般冲击心脏,使得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脏骤停,以至于死亡。”

“也就是说……”航星假装听出来一个大概。

“没错,这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吓死了。”韩院长的冷静超出了航星和紫萱的猜测。

“呜…。。呜……我不应该把那个老人的死亡证和眼科CT照放在一起的,是我害死了王婷,都是我的错……呜……”紫萱捂着脸,蹲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小陈你就不要自责了,要是你故意的话,我猜王婷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韩院长突然就冒出这一句。

孙航星和陈紫萱的心被狠狠地抽了一下,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看了看韩院长的脸。韩院长则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个人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

“我先回医院去了,”韩院长首先打破了沉默,“航星,你先简单地安排一下葬礼吧!我想王婷的死暂时不能让外界知道。紫萱的家离这一带就真的是太远了,再说她的情绪不稳定,你就先给她安排一个房间住上一个晚上吧!那我就先回医院去了。”

韩院长匆匆离开王宅,但他老感觉背后有一阵阵的寒意,不是孙航星也不是陈紫萱难道是死去的王婷,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存在着鬼?韩院长摇了摇头,嘲笑自己的愚蠢。他也不敢多想就匆匆地离开了王宅。

“航星,我害怕,韩院长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陈紫萱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腊。

“韩鹏飞那个家伙是想让你把真相说出来。没事的,只要到了明天,钱就到了我的账号,我们就马上可以飞到马尔代夫了。”孙航星坐在床边,双手紧握着紫萱的手,安慰着她。

“你快睡吧,把灯关了吧。”

“不要,我怕黑。”

“没事,有我在。我就在你的旁边,一直紧紧握住你的手,直到明天早上航班的起飞。”

“航星,你还和大学时候一模一样。”

“好了,快睡吧!”

“嗯!亲爱的,我爱你!”

“啪!航星把房间的台灯关了,房间里面真的是一片漆黑。

“咔……。”门从外面打开了。

“谁?张姐?是你吗?”陈紫萱被惊醒了。

“不,是我,王婷!”门口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带着微笑的王婷。

“我不是故意。”紫萱一边喊一边摇着航星。“航星,你快点醒醒吧!”

“不要叫了,他是不会醒来的!”王婷手里拿着一把尖刀,全身染着血,那血真的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航星,你快点起来吧!你快点来救救我吧!”绝望中,紫萱拼了命地摇着王婷。

“去死吧!”王婷扑了过去,尖刀刺破了紫萱的胸脯。

血染红了床单,溅湜了孙航星英俊的脸。孙航星还睡着,陈紫萱无法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过去。她在朦胧之间,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瞬间只听到了孙航星还说着梦话:

“钱…。。”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如果再不开门,我们就撞进来了。”外面那一声粗狂的声音未能把航星完全吵醒。

“不管了,大家一起上…。。一!二!三!撞!”

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快点把凶手抓起来!快!”一群警察拥到了床边。

“你们怎么把我拷起来呀?我又没有犯事!”航星拼命地挣扎到。

“你没有犯事?看看你自己手里拿的到底是什么?”一个警官在一旁冷冷地说。

“啊!刀!”孙航星突然发现自己手上拿着那把血斑斑的刀,连忙把它扔到了地上。

“紫萱!”接着他发现了床上的陈紫萱,那个已经成为尸体的陈紫萱。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呀?这个肯定是梦,一定是梦!”航星目光呆滞,拼了命地再摇头,他不承认眼前的就是自己干的。

“回到警察局里面再说吧!”警官下令道。

“不要,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那你觉得到底会是谁杀的呢?”王婷突然出现在门口。

“王婷,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怎么还活着?”孙航星看着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相信这个早上所发生的一切。

“我?我是鬼呀,是永远不会死去的鬼。”

“不要……”

孙航星绝望了……。

在驶向马尔代夫的王家的私人豪华游轮上出现了两个穿着泳衣的身影。

“鹏飞,你觉得张姐怎么样?”

“张姐?人倒是非常地热情,就是有点……”韩鹏飞想起了那回张姐要非礼他,他自己不禁地就打了一个冷颤。

“就是有点什么呀?”

“就是有点老,有点胖。还有点……。还有点变态,要不你换一个比较年轻漂亮的女管家。”

“哦…。。”王婷好像有点不太开心的样子。

韩院长发现她的不开心了,“王婷你不要不开心了,我给你讲一个秘密吧。”

“恩,我也有秘密,其实那天我事先给孙航星打了很重很重的麻醉药。”

“哦……。原来的这个样子呀。这样我们就可以把罪名嫁祸给他了。其实当你做完手术回家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两个有点不对劲了。他们真的是给你换了一个有问题的视网膜,还向你虚报了那两个老人的死讯。于是,我就给你家打电话了,不过还没有人接,就录音了。我想你应该是听了那一段录音才逃过的那一劫吧?”

王婷并没有说话,她只是在低头玩着最新的苹果手机。

韩鹏飞以为王婷还在生他的气,于是就问了王婷一个问题,他在试图缓和气氛。

“对了,王婷,你那时候的假死是怎么做出来的?还做的是那么逼真,连我都骗了。”

“假死?”

“嗯。”

“我没有假死!”

“没有假死,怎么可能?”

“真的没有假死,那一次是真的死掉了,那个王婷是真死了”王婷开始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你不要和我开玩笑了,你要认真一点,好不好?”

“真的呀,我没有骗你,你看!”王婷把泳衣给脱了,她露出了洁白的皮肤,这时她转过身去,“看!看我的背上有一个明显的“六”!”

的确,在王婷背上不太起眼的地方确实有一个明显的”六”

韩院长在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往后退了好几步。

“啊!”韩鹏飞吓了一声冷汗,这也就说死掉的王婷是五号,而你是六号?”虽然自己是医生,但是韩院长还是没有办法然自己相信。

“是啊!”王婷一边把泳衣穿了回去,一边说。

“其实,真正的王婷并不是我。我只是众多的鬼计划其中的一个鬼之一,我只是替主人完成我的任务而生”

“鬼,鬼计划?王婷,你不要开玩笑了。”

“真的,我真的是最讨厌假的东西了,我们是鬼机会中的众多鬼之一,为主人的任务而生,为主人而死。”王婷抬起头来看了看蓝天,非常享受现在的时光。

“啪!”

韩鹏飞的双腿再也没有办法支撑起自己的重量,他一下子就摔倒甲板上。

“我说韩院长,现在是到了马尔代夫的海域了吧?”王婷会过头来问。

“差不多了吧,我想…。。”

“你想听一下我主人的声音吗?我的主人可是很喜欢你的,可惜你呀,说错话了。”对不起了。”王婷又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不用了,我不想听到她那么恶心的声音了。再说,如果我知道你的主人是谁,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既然你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王婷……。”

“到时间了,我想我该爆这艘游轮了。”王婷笑了笑,她的脸却开始腐烂开去……。

“好吧,能和你这样漂亮的鬼死在一起,这也是我的荣幸。我想我也应该去找我的那个王婷了。”

韩鹏飞微微一笑,站了起来。

“砰!”船沉没了。

在王家大宅的地下室里,传来了一个很大也很阴森的声音。

“七号,这回该轮到你了。”

“是,主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32784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迷失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