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自杀树

自杀树

作者:陈晓之

第一章静静的杀机

那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月亮像是玉盘一样的镶在了漆黑如墨的夜空,透露着一股子寂寞的杀机。

一个漆黑的人影,站在一棵树的面前,他嘴里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话语:“秀秀,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杀了我,可是不能,嘿嘿。你让他们去死,你用你的恨意让他们去死,可你仍旧杀不了我···”

说完那番奇怪的话,那个诡影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几个女孩子来到了这个名叫碧柳山庄的地方,她们是为这里的风景来的。这里有着成千株的柳树,如是一片柳海。

“你们知道吗?在这里有一棵许愿树,我听我一个朋友说,那许愿树可灵了,只要拜一下,你就可以满足自己的所有愿望!”罗婉对着高寒和尹一琪说道。

尹一琪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喜欢她们公司的一个经理,那经理英俊帅气,可以说是全公司未婚女子的梦中情人。

“这真的有用吗?”她问道。

罗婉笑了笑:“这个我不知道,听说的。据说一个老剩女就是拜了一下这棵树,结果三个月后就结婚了,嘿嘿,我老公又帅对我又好,工作也不错,我是无所求,可是你们···”

全公司都知道尹一琪喜欢那个经理,而她又知道高寒喜欢自己的哥哥。

而此时那两个女孩子早就羞红了脸,虽说是许愿树,可是毕竟有点老套,虽说这位是自己的闺蜜,可是做这种事情的话,仍旧有点下不去手。

“再说吧。”尹一琪说道。

晚上的时候,高寒和罗婉睡的正香,却感到了一阵的动静。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尹一琪蹑手蹑脚的开了门,似是要出去。

“她去干嘛?”高涵不明觉厉的问道。

罗婉“扑哧”一笑:“你就不想去拜一拜?然后和我哥哥在一起?”

高寒脸一红,道:“睡觉吧。”

然而到了半夜,她也跑了出去了。这一切罗婉都知道,她也是去拜祭那棵树去了。不过她们这一去就是好几个小时,她想这两个女孩子不是迷路了吧。

万般无奈的从温暖舒适的被窝中爬起来,带着手电筒去寻找那两个人。

这里柳树多,秋日的微风吹动着如是女子发丝的细柳丝,在黑夜中像是妖女的头发,张牙舞爪好不恐怖。

罗婉紧了紧自己穿着的风衣,告诉自己莫怕。

许愿树在的地方有点儿荒芜,那个地方就只有那么一棵树。她是知道在哪里的,但是就是不知道那两个人知不知道。

好不容易到了那里,只看见在远处跪着两个女孩子,好像在念叨着什么,虔诚的样子,像是一个佛教徒。

虽然远,但是借着那冰白的月光还是看清楚了,正是高寒和尹一琪,她们是在祈祷。罗婉想笑,却忽而在远处看到了一双眸子。

那里好似站了一个人,罗婉发现那人好像看见了自己,她好奇的打量着那人,而那人却忽而走了。

大抵也是来拜祭许愿树的吧,不过可能见到有人,所以不好意思了。罗婉在心中如此想来。

第二章胭脂杀机

第二天,罗婉故意在吃早饭的时候问道:“怎么样?昨天拜祭的如何?”

高寒和尹一琪不自觉的羞红了脸。高寒的性子比较内敛,人也比较的安静,不似尹一琪,来的外向些。

“你是不是也有什么所求,所以也想来拜祭的?”尹一琪说道。

“没有。我只是怕你们迷路。”罗婉说道。

尹一琪不屑一顾的说道:“你太小瞧我们了吧。你不是说了吗,绿柳山庄外面,一处荒芜的地界,唯一的那棵树,就是许愿树了。”

而就在几人谈笑之间,忽而一阵声音从远处传来。一看,老板不小心把东西掉在了地上,他神色仓皇,好似受惊的小鸟。

“你怎么了?老板。”尹一琪说。

“没···没什么。”老板飞也似的逃走了。

“真奇怪。”尹一琪念叨着。

而更诡异的是,老板竟然私自进入了她们的房间,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换了。那些什么瓷器啊、牙刷啊全部拿走了。

尹一琪不解:“额···,你这是干嘛啊?”

“不好意思,我才想起来,这些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了。”他说道。

尹一琪没有再问,只觉得这个老板不太对劲。之后便拉着罗婉和高寒出去玩了。

玩了一天,她们回到了自己住的旅馆,却发现没有了牙刷刷牙,就连杯子也是一次性的了。她不禁有点不悦,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所以不便打扰老板,只好作罢。

睡到一半的时候,罗婉被尿给憋醒了,想去上厕所,却发现尹一琪在里面化妆。她不解的问道:“你在干嘛?”

尹一琪没有搭理她,自顾自的给自己上腮红,涂口红。

她的脸被涂的煞白,像是糊着一层干掉的牛奶,而胭脂涂的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打出了血来一般。

口红更是骇人,似乎刚刚吃了人···

“你这样太吓人了吧。”罗婉问道。

忽而,尹一琪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诡异的话:“自杀···是最幸福的事情···”然后一把推开了罗婉,拿着罗婉的包包就跑了出去。

“你怎么了?”罗婉连忙去追她。等到了外面,却发现尹一琪正在翻着自己的包包,她从包包里面拿出了罗婉带的修眉毛的刀片,然后便把包包丢给了罗婉。

她拿起刀片,在自己的脖子上面一抹。顿时血流如注,“咯咯咯···”她竟然笑了起来:“自杀···是最幸福的事情···”

罗婉怔住了,她的腿像是被灌了几千斤的铅水一般,一动也不能动了。

“自杀···是最幸福的事情···”尹一琪每说一句话,就每拿着刀片抹一下自己的脖子,也不知道她抹了多少下,只见脖子和身子只连着一层薄薄的皮肉!

她的脊椎上面也有着刀痕!

忽而,她用力的一拧自己的脑袋,竟然将自己的脑袋活生生的拧了下来,她用力一丢,就把那个脑袋丢到了罗婉的手中···

“啊···”罗婉一阵尖叫,便晕了过去。只是昏迷之前,她隐约的看到了尹一琪的脑袋在对着自己笑,而且没了身子的脑袋,竟然还在嘴里念叨着那句诡异的话:“自杀···是最幸福的事情···”

第三章疯子

罗婉醒来是在警局里面,她不知道是谁报的警,而警察自己也不知道,只说有人打了电话,要他们去那里找她,说是有个女的自杀了。

警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多说什么,便要她走了。只是临走之前,一个看起来有点年纪的员警说道:“小姑娘,希望···你不要出去乱说话···”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要出去乱说话?难道他们知道什么?

但是无论她怎么问,那些警察都不肯说。到最后,他们还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而回到旅馆的她,竟然发现高寒被送到了医院。此时里面的东西都被人砸了个稀巴拉,而店主的脸上手上也全是伤口。

“怎么回事?”罗婉问道。

“你朋友···你们是不是去拜祭了那棵树!”老板说道。

罗婉纳闷,自己的朋友是拜祭了许愿树,可是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是啊。怎么了?”她回答道:“那不是一棵许愿树吗?”

“三年前还是,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啊···那是什么?”

“自杀树!”

老板告诉了罗婉,那棵树本来是许愿树,可是三年前的一个雨夜之后,那棵树就完全变了。那成了一颗自杀树!

当时一个女孩子祭拜了那棵树之后,当天晚上就拿着一把水果刀,一刀一刀的捅自己的肚子,鲜血汩汩的从伤口流出,而她却好似不知道疼痛一般。

她一边捅自己,一边念叨着一句话:“自杀···是最幸福的事···”

她并没有死,被警察救了送到了医院,医生做了急救,把她救活了。而就在第二个晚上,她却忽而说要见那位救了自己的年轻警察。

那个警察来了之后,差点被吓疯。那女孩子看到警察的时候,忽而咬了他一口,然后说:“自杀···是最幸福的事···”

她生生的撕开了自己的伤口,然后用力的扯出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一抛,竟然抛到了那个警察的手中。

她的心脏还在警察的手中跳动!而没有了心脏的她竟然还一连好几次的说着那句话——自杀···是最幸福的事···

之后每一个祭拜了那棵树的人都会以诡异的方式自杀。有的自焚的人,用把钢筋从自己嘴里刺进去的人,还有喝硫酸的人···

所以那棵树就得了这样一个可怖的名字——自杀树!

“你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老板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警察也害怕那棵树,都说···都说是有鬼!”

“有鬼!”罗婉问道。

“对。”老板说道。

他说三年前有一个女人来过这里,祭拜了那棵树之后就失踪了。之后那棵树就变成了自杀树,有人说那是一个巫婆,因为自己得不到幸福,所以就诅咒了那棵树。

也有人说,那是一个女鬼,她特意来诅咒的那棵树!

罗婉的面部忽而抽动了一下,她像是在思考什么。

而就在此时,医院那边传来了消息——高寒死了!

她是自杀,而且是以一种无比诡异的方式自杀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32775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自杀树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