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99路公交车之公交车的路

大学毕业那年,为了找一份好待遇的工作,我放弃了京上广那些繁华的城市,只身来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区,招聘我的这家机械厂又坐落在这小城区的郊边,正是因为偏居一隅,人才难得,工资待遇就自然勾引人心了,至少我就是那个经不住诱惑的人。

可是这个小城区真的很奇怪,我来报到的那天,从省会下了火车,又转了两趟长途,足足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客车,当我下车的那一刻,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城区周围山林环抱,城内却又是高楼林立,周围各大商场,专卖店一排一排的,比比皆是。奇怪的是,却只有一半开着门做生意,宽阔的马路上人也不多,稀稀落落的,一个个神色匆匆的赶路。记得公司通知我下车了再搭66路公交车在成功路站下,可是我到的时候天已渐晚,看来只好先找家旅馆借宿一夜,明日再赶去公司报到。

这一夜没有睡好,想想汽车在山路颠簸了那么久,以为来到了农村,现在仍然是城市,关键是这城市还挺稀奇的,叫人又惊又喜又慌,又不知道明天的公司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要让人吃惊呢,听说很有发展前景的。正这样呆呆的想着,突然发现窗外人声鼎沸,窗口的帘子上晃动着斑驳陆离的光,怎么感觉比白天都要热闹?我不禁得下床来打开窗户看,顿时惊呆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车水马龙,整个城市灯火辉煌,汽车的喇叭声、车轮声,人群的谈笑声、吆喝声、喧嚣嘈杂。一辆66路公交车停在站牌边,一群人簇拥着往车门里面挤,叫骂声、尖叫声响成一片,一会儿车就开走了,还有好多人追着后面喊停车。66路?这不是我明天要坐的车么,这么多人真不知道明天挤不挤得上去,刚这样一想我居然忘记了,怎么白天没这么多人啊,不由得心里一股紧张涌了上来,又细细一想,都什么年代了,机械专业我都白学了,现在上夜班的人多行不行啊?我一边苦笑着,一边又爬到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了,九点就要去公司报到,来不及吃早餐,洗刷两下,我就拖着行李下了旅馆逼仄的楼梯。66路站牌就在旁边不远,一辆11路汽车刚从我身边驶过去,走近了才发现站牌下面人居然这么少,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两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在这里等车,车还没有来,大街上的人比昨天晚上看到的少多了,跟昨天我下车的时候看到的差不多,奇了怪了,难道这里的人都喜欢晚上活动?正暗思着蹊跷不解,其中一个小男孩拉着妈妈的衣角吵着要买吃的,妈妈大为光火:“天天就知道买东西,学习怎么不上心,昨天数学都还没及格,再说买东西,你一个人去上学,我不送你了,你自己去,要不叫你爸爸来。”小孩子一身绿色短袖衬衫的校服,看起来七八岁的样子,有点胖胖的,肉嘟嘟的脸蛋,妈妈倒是挺精瘦的,穿着白色衬衣,搭配着一条齐膝短裙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一副白领丽人的摸样,另外的一个小男孩,看起来稍大一点,八九岁的样子,也是一身绿色校服,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显得很乖巧。估计是妈妈的语气吓到了儿子,不吵了,也不说话,妈妈蹲下来抚着儿子的肩膀又气又怜:“你看看阿明哥哥,从来都是一个人去学校,学习又好,又听话,你要是学习好,妈妈就天天给你买吃的。”说得旁边的小男孩不好意思的笑了,脸红红的。这时候正面走过来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都背着书包,穿着蓝色校服,从斑马线走过来大声谈笑着,飘过来一两句那老师好贱的话。两个人刚走过来,来了一辆99路汽车,大家都争先着往里面赶,我突然觉得很奇怪,转过去问那位年轻的妈妈:“这怎么是99路车啊,不是66路吗?”她很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说都一样的啊,反过来就是了。不会吧,这也太有才了吧,牌子都可以挂反,心里一边翻江倒海一边将就着信了。

从后门拖着行李上了车,投币箱竟然就在后门,上面写了一元每人,掏出钱来投了币,我还是有点隐隐不安,赶紧又问司机,请问师傅这是66路吗,“是!”司机应了一声,头也没回,我想这下心里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几个老人步履蹒跚的从前门下车了,一位老头跟一个老太太相互搀扶着也下了,正奇怪怎么都是老人,一个四十多岁的瘦男人踉踉跄跄的也下了,看起来像喝醉酒的样子。那位年轻的妈妈给两个小孩子交代了几句,又匆匆的从前面下了。车上面除了司机竟然只有五个人了!没错,是五个!而且四个都是小孩子!天啊,我开始觉得有点不正常了,却又像哑巴受了委屈一样说不上来,心里堵得慌。不过这几个孩子倒是说说笑笑的,突然又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看着窗外的街道,挺干净的,天气其实很不错,吹过来的风还带着旁边一排绿化树上新叶的味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99路公交车之公交车的路

0.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