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诸神终究归于平静

诶,朋友,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在你的思想中,要到达什么程度才能被尊称为“神”?事实上我认为吧,就这个世界来说,只要是拥有异能的人,都可以被尊称为神。

我当兵的时候就想过这问题,如果我体能无限,或者可以隐身进入敌军阵容。那我肯定就是其他人眼中的神了。

那么回到我们的第一个问题,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实际上是有的。

大约在上个星期末,我开出租车拉到了一名乘客,戴墨镜穿一身休闲服,奇怪的是戴着手套。目的地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酒吧。那个人把行李随意的丢在了后座,随后坐到副驾驶。双手抱着后脑勺悠闲的靠着座椅,迷上了眼睛。

“这人或许是参加什么派对的,挺洒脱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踩了离合器发动车子。路上因为市区有点堵车,我决定从高架桥上绕过堵车区域。因为前面的车子开得实在太慢,我决定变道超车。我朝右微侧脑袋,准备通过外后视镜看看后面有没有车追上来准备,却看了惊人的一幕。我副驾驶上的乘客摸出一杆烟,叼在嘴里,没有用打火机,而是摘下右手的手套并打了个响指,手上出现了一团火焰将烟点燃。我很确信他手里没有拿打火机,所以这是什么个超自然现象?

我淡定的转过头,装成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随后又看向我左手边的后视镜。一幅认真开成的样子。然而我的余光还是有在关注着那个人。虽然之后他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到了目的地也只是默默的掏出了钱,然后拿着钱离开了。

“是不是在做梦?”我这样问自己,随即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嗯,有疼痛感啊。路边有人招手,我出于本能反应,停止了对刚刚那个男人的思考,停车在路边。

招手打车的人一身西装,提着一个中等大小的公务包,也戴着墨镜。“今天的人怎么都带着墨镜啊。”我如是感慨到。这里就把这个一身西装的人叫做黑衣人吧,感觉有些不同的地方,但我并未多想。

黑衣人打开后座,先把公务包放了上来,随后一只脚迈进车内,一只手扶着车顶,应该是怕撞到了头。“咦这家伙有点高啊。”我想,黑衣人坐好了以后把门拉上。摘下了墨镜,深蓝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咦,原来是个老外啊。

当我还在纠结怎么开口跟老外问他要去哪儿,老外开口了,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还带点东北口音。

“径直开。别停。”随后把墨镜折叠后,放在胸前的兜里。随后从公务包里拿出一堆资料。我一边向前开,一边从车内后视镜看着他的举动。他的资料摊开以后是一把枪?

“认真开车,别到处看。”老外擦了擦枪,从包里拿出了消音器戴上,随后拉了一下枪栓,抵在我肋骨的位置。

“刚刚那个人,你应该注意到了他有什么不同吧。”

“没有啊挺正常的啊。”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另一只手放在裤兜上准备摸出手机。

“左手放方向盘上别乱动。你真没看到?不可能吧。”老外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图,出声提醒。“我这里有你的资料。苍鹰特种队狙击手,观察力的话,不会太差吧。”

我没有出声。

“哦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份你父母的资料,母亲胃癌,目前躺在医院,父亲退休工资不算高,而你,被你们部队抛弃了了吧,因为作战身份过于隐蔽,又涉及到很多秘密任务,所以目前是个空白身份吧。没有任何军人有待,只能靠开出租车赚钱?等你攒够钱,你母亲……”

“闭嘴。”我猛大吼,并踩了刹车,停在了路中间。后面传来了嘈杂的喇叭声。老外晃了晃抵在我肋骨上的枪,示意了一下我的命还在他的手上。“继续开。如果我说我可以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和足够的钱,治好你母亲的病,让你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呢?”

我发动了车子,咬了咬嘴唇,母亲的病一直是我心头上的一件大事儿。当兵那么多年没有陪到他们,我已经很愧疚了,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他们。

“要我做什么?”

“跟踪刚刚那个人。由于我们的身份敏感,所以我认为当过特种兵的你应该是个代替我们工作的合适人选。”

“跟踪他干嘛?”我追问,这个时候我已经默许了如果说不是杀了那个人的话,我都会接受黑衣人的委托,治好我母亲。

“前面红灯右转,那里有家咖啡屋,我们下车详谈。”老外估计也猜出了我的想法,收齐了枪。

五分钟后,我们坐在咖啡屋里,咖啡屋里除了服务生空无一人,只有我们两人。老外走到咖啡屋门口,将门关好,把“open”的牌子转了一面,也就是对外是“close”,再走到窗户边上,将窗帘一一拉上。一旁的服务生端上来了咖啡以及擦手的湿巾,不过有了防备之心的我注意到湿巾里包的有东西。

我抬手故意打翻了餐盘,迅速下蹲捡起了湿巾,果不其然,里面包了一把FN57。我把湿巾丢在地上,之前当兵的经验还在,我拉了枪栓,将枪对准黑衣人。

黑衣人摊了摊手,表示他没有恶意,然而我并没有收起枪。他打开了桌上的平板电脑。“KingdomPharmaceutical,你听说过吧。”

KP是开发了治疗胃癌的特效药的制药企业,我点了点头。

“实际上我就是KP的特派员。首先我要确保我们的谈话你不会说出去,如果你泄露了,你和你的家人‘beng~’。”黑衣人嘴角上扬,笑着说。

“我们目前正在进行这样一个研究”他说话的同时打开了平板,一个3D投影从平板里发散出来呈现在我的眼前,“GodMaker”并把平板推到我的面前。

我收起了枪,但还是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滑动屏幕。黑衣人也解释着他们的研究。“用你们中文讲就是造神计划。之前你车上那个人,我们会派人去抓住他。去研究他为什么能凭空产生火焰。随后将其的能力开发给大众——当然是然他们高价购买。”

我继续看着3D投影,黑衣人拍了拍手引起我的注意力。“你的任务就是跟踪他,在适当的地方打晕他,交给我们。你的任务就完成了。你不用担心,那个人是孤儿,无亲属无友人,没人回留意他的下落。”

“他会死吗?”

“不一定。”

“……”

“这个是合同。他的命和你母亲的命,选吧。”

我拿起笔签了两份合同,拿走了一份(尽管我并不知道最后他们认不认账)。起身,将枪插在腰带上放在背后,并把上衣拉下来挡住枪。走出门。

我跟踪了那个人,每天开着出租车路过他那天去的那个酒吧。终于有一天晚上遇到了醉酒从酒吧里出来的他。

我停车在酒吧旁,他意识不算很清新,报了一个地名,就在我车上呕了。我捏着鼻子,开着车。他说的地名是个公寓,当我正计划怎么打晕他,在哪里打晕他。他却昏沉沉的睡去。我心想“哎哟兄弟,你这……哎对不住了。”

开车到了郊区,我走到后座的门边,打开门叫醒了他,让他下车。在他下车的一瞬间摸出针管注射在他的脖子位置,里面是KP开发的让人昏睡的药剂。我把他抱起来丢到后驾驶。联系了黑衣人。

很高兴的是KP的人最后履行了合同,采用他们的特效药,配上最好的医疗团队,治好了母亲的胃癌。并且作为封口费的送了我一大笔钱财,只要不是太奢侈,足够我家花一辈子。我用KP给我的钱,在乡下买了房子,陪着父母亲让他们颐养天年。

后来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新闻,“KingdomPharmaceutical造神计划!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成神啦!”我打开电脑,看着充满了广告意味的跟进报告,

“KP最新研究,只需要通过注射药物改变基因链,可以让人凭空产生火焰。我们都可以拥有异能,都是令人尊敬的火神!只需要九千万美元,你就可以是神!”

我笑了笑,关上了电脑。当我下定主意打晕那个人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这个世界未来的格局了。

每个人都是神,每个人都有了一样的能力,每个人又回到了最初,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会玩火?不好意思我也会。

这世界,诸神终将归于平静。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32769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诸神终究归于平静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