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史记中的故事:王翦

    史记中的故事:王翦

    职业在古代往往是世袭的原因在于很多理念是家族相传的。王翦就出生在一个武将世家。不过,王翦的前辈中却没有出现过一位足以担当大将之才的武将来。

    王翦自然也是和那些兵家儿一般早识得刀枪的。在他的幼年,伴随他成长的就是孙武子、司马的兵书和许多的他父亲、叔叔给他制作的木头的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王翦自己最喜爱的兵器是一柄开山大刀。那刀虽然也是木制的,但是分量很大,足有现在的度量单位十多千克。这在一个成人抡起来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分量了,在一个不满八岁的幼儿来看,那就是天文数字了。因为刀二十多斤,那起码要五十多斤的力量才可以玩得转。

    王翦和别的小孩子,当然也是秦国一些有名的武将的儿子玩耍,他一般只需要把大刀在空中舞圆了,那气势就足以把那些孩童给吓趴下了。于是,很快王翦就又开始去练习骑射。骑马、射箭再合成的一种功夫。王翦的力量很大,他在九岁的时候就可以拉开五十石的弓了。自然五十石在那些成名的将军面前不值一提,就是很多校尉也是可以拉开五十石的弓的,但在十岁以下的孩童中,王翦也算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了。王翦射箭很准,但是在和伙伴们进行摘下箭矢的苇箭比试中,王翦往往只瞄准了对手,引而不发,凭自己的气象就战胜了对手。

    王翦和秦国的国力一样,很茁壮地成长起来了。在王翦青年的时候,秦国的统一战争已经最后的曲目了。大将白起也开始在东方各国驰骋疆场。一年、一年,白起的刀头斩下了百万的人头。就在秦国上下一起赞颂白起的武功的时候,一个青年的预备役将领在秦王那里却说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秦王听见了这句议论,没有发言,却在自己的衣襟上记下了这名年轻的预备役将官的名字。

    长平一役,武安君白起使用欺诈的手段,让四十万赵国父母失去了儿子。但是,赵国却在遭受这样的指明的打击后却变得全民空前地集中了、团结了。刚刚取得战胜四十万赵国精锐之师的秦国军队却在武安君的指挥下,被疲惫的赵国少年军和前来救援的同样是疲惫不堪的魏韩军队打得狼狈撤离出赵国。秦军损兵折将达到了十万之众。一道圣旨,武安君自裁身亡。而在武安君倒下后,秦国的将领面对拼死一搏的六国反倒有了穿鞋的感觉。统一时也在这个时候遇到极大的阻力。

    就在秦王为寻觅不到足以取代已故的武安君的将才的时候,那个曾经被秦王记录在衣襟上年轻将领王翦请缨来了。他在朝廷上大声地说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不能等,韩魏赵虽然战胜了大秦的军队,但是他们因此也元气耗尽了。在他们是更需要停战修养。虽然我们伟大的秦军也遭受一些挫折,但是我们的元气未损、同时士气不衰反涨。更重要的是今年巴蜀谷米大熟,而东方六国正在遭遇蝗虫灾害,他们的国力下降,而我们的国力上升。现在正是我们灭掉六国的最好的时机,时不我待。大王,我们出兵吧!

    就在秦军战败退却步卒十天以后,三十万大军在各州县充足的粮草辎重供应下,只携带了轻便的武器就出关而去。他们的重装都已经在各地的前沿等候着了。等这些秦军一道,人马再和武器结合,就形成了秦军战无不胜的战斗力。已经惰归了士气的赵军被秦军一击及溃。而王翦又是一个善于斗心的战将。往往秦军军力未到,战势就先一步摧城拔寨了。几乎兵不血刃,九个赵城被取下。面对孤城邯郸,王翦没有轻易下令总攻。他们对邯郸实行了三面的包围,而在通往秦国西北的走向却空着一个方面没有部署任何的武力。

    六国也不来救援,因为秦军的机动力就在邯郸蓄势待发,随时可以打击外援。秦军从北方匈奴取得的质量一等的战马现在发挥了他们的威力了。六国的骑兵根本就进不了秦军战马的攻击圈就纷纷退却了。在战马退却的同时,秦军的兵器也要了六国士兵的生命。一马倒绝,千马心寒。于是,六国军队兵败如山。他们也不是不想救援,派出的试探不对全都败北,而自己的军力也很有限的时候,谁敢于举国冒险呢?邯郸终于在被困三百四十一天后,已经饿得面黄肌瘦的赵国人出城门投降了。

    在赵国被围的时候,唯一派出五万军队前来救援的国家就是魏国。于是,这支刚刚战胜了赵国,把全赵国变成秦国的一个郡的秦军在王翦的指挥下全线开拔到魏国的战场。可怜的魏国,他们的军队本来有二十五万人。可是在前不久权限损失他们的精华五万人马,残余的二十万怎么都不是秦军的对手。只几个来回,魏国的军队就丧失战斗力。他们变成了一群叫花子或是一群绵羊。盲目地在魏国奔走、逃窜。为魏国的国君也化装成百姓想逃走。可是在全魏国都饿瘦的情况下,保持自己伟岸肥胖身躯的魏王是不能掩盖自己的。他被秦军生俘了。魏国的国土也成了秦国的一个郡的区划。

    转眼间,这个在诸侯中名不见经传的王翦就灭掉了两个大国。诸侯恐慌了,燕国更加地畏惧起来。他们的曾经在秦国做过人质的太子丹开始设想使用非对称战术打击对手。可是这个太子只能想到使用曹沫的战术——刺客战术。于是在易水之上,风萧萧中,战马悲鸣,两个壮士预备不归。而在他们的被杀后,燕国的国运也到了画上句号的时候了。虽然燕国得到了辽东的大片土地,但是他们的燕王喜也在辽东被一路穷追不舍的秦军给砍下了头颅。燕国也成了秦国的郡。

    定了三国的王翦自然成了秦国功劳最大的将军。树大招风也是在秦国也通用的法则。就是秦王在内心也担心这个王翦居功过大了。他在即将展开的对诸侯中最大的一个楚国的攻伐中,他打算重新启用过去武安君的副将,秦国大将李信。而筹划攻打长平一役的计划的人就是这个李信。而武安君只是决策者。于是,秦王就对王翦说:

    将军劳苦了,暴露风霜数年,寡人特准你休息一年。你意下如何?

    王翦又有什么意下呢?君主猜忌你了,聪明的王翦向上一躬,说:

    君上爱护小臣,小臣自当遵旨。小臣这就是归隐农家。

    哦,不、不、不。王爱卿,寡人离不开你,你得在朝陪王伴驾,寡人不会要你这么轻松的。军事你还是得参与进来的,只是暂时不必你亲自披挂上阵。你要修养、修养了。秦国可不能缺少了你这样的大将的啊。

    一席话后,王翦就交出了自己手中的兵符剑印。王翦安心研究起全战局来,秦王放心地看起军事地图来。君臣二人的目光很少有交叉的时候。终于,秦王觉得对楚国一战的预备已经做好了。他开始征求各位大将的战略打算了。这样的法子在现代被叫德尔菲法,但是在秦国的那阵子,德尔菲的祖先也许还在过原始的生活呢。而我们的中国就已经可以组织百万人的战争实践和管理了。我们中国的大管理很遗憾地只停留在军事层面,没有很及时地进入经济领域,于是在最近的三百多年里,中国全面地落后了。这是闲话,不提也罢。

    各位将领各自的采取的战略战术自然各不相同了。而自爱秦王,他主要关心的是各位将领要使用的兵力和兵力配备以及可能要耗费的粮秣问题。君主在战争中自然可以得到很多,耗费也是巨大的。君主通过管住后勤而关注前线。管住粮秣而管住将领。这是世界军事上的最原始的法则。秦王也不理额外。将领中要兵力最多的是王翦将军,讨说要攻克楚国起码要六十万大军。同时要靠近楚国各郡县备足粮秣以随时供应军需。而提出荡平楚国最小的兵力的人就是秦王内定的大将李信。李信豪气,他说只要二十万大军就足以横行楚国、生擒楚王和楚王后。

    秋风萧瑟中,二十万秦军英姿飒爽地离开了秦军。秦王和各位将领都前去送行。而在送行的队伍中,并没有王翦的踪影。他在距离十里亭五百步的地方暗自伤神。他想到了蹇叔对孟明说的话来: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师之入啊。在他家都认为楚国会很快攻克的氛围中,王翦开始筹划下次攻克楚国战争的用度调遣来了。他不光怎么算,攻克楚国都需要六十万精兵。而少了哪怕一万人马都布恩那个成事。

    攻打楚国的战事很顺利,接报一个个传来。但是,细心的王翦发现接报只是说占领多少楚国的土地,而没有多少秦楚两军大决战秦国获胜的记录。于是,一个可怕的念想发生在王翦脑海:楚国在诱敌深入,秦军将会遭遇灭顶之灾。于是,王翦不顾避讳,直接向秦王回报自己的想法。也是精通战争的秦王也在对于李信大军的顺利感觉到奇怪的时候,在王翦那里印证了自己可怕的猜想。可是,秦王不仅没有奖赏王翦,反而把王翦驱逐回他的封地去了。君主的心事被部将猜中,那是可怕的事情。秦王也许是如是想的。

    第二路二十万秦军正要开赴楚国的时候,坏消息传过来了。李信军被楚人打破,李信被杀。这个时候,秦王才想起王翦早就说过攻克楚国要六十万不可的话来,也早就说过楚国会在某某地方设伏的话。现在全都应验了。面对自己的猜忌,王翦没有回避,说明他心中无鬼。也是出于病急乱投医,秦王亲自骑马,狂奔三百里去请王翦还朝任攻楚军大将。在王翦的封地,王翦侃侃而谈地对秦王谈了自己对攻克楚国失败的因素和影响。他最后说:

    微臣依然要六十万大军,少一万微臣也不敢启程。请大王御示。另外,小臣还有不情之请。小臣的封地太偏僻了,也太小,请王上给腾挪一处肥美的土地给微臣。同时,微臣的府库也捉襟见肘,还希望王上给加以充实。犬子虽然不才,还是希望为秦国效劳,还请王上给胡乱给他一官半职。要是大王都照办,微臣出师攻打楚国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请王上恩准。

    秦王笑了,王翦也笑了……六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防守在楚国的土地上了。他们以守为攻,弄得楚王非常地被动。楚不攻,秦军就会主动出击。而反过来,楚军要是进攻,秦军就是采取防御。整个的战局主动全都在王翦手里了。

    这个时候,王翦的副手突然询问王翦:将军从来检廉,怎么突然变得贪婪起来,向大王讨要了那么多的土地钱财呢?

    “哦,我们大王见我的功劳太多,已经有点,你应该看得出的吧?我向他要土地和钱财,这样我的贪图就暴露在他眼前了,大王也就明白我的底牌了。他这样才会更加信任地使用我们兄弟啊。要不,上下相异,战争是不可能取胜的。你说呢?蒙将军。”蒙将军是蒙毅,蒙恬的弟弟,秦国的名将。

    我们攻打楚国不能像攻打燕赵一样,我们应该温水煮鱼,这样的战略才是正确的战略。而对付像燕赵那样的国家,急火猛炖就是法子。战争是需要条件、场所和时势的变化而定的。为将者不能不细察啊。

    两年后,楚国在王翦的温水中也成了秦国的郡县。这个王翦,一人率兵作战就统一了南方六国的四个国家。正在秦国各将领中是居功至伟的,在整个中国战争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将军王翦以自己的战功成就了自己伟大军事家的地位和青史上的地位。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84809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史记中的故事:王翦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