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史记中的故事:田文

    史记中的故事:田文

    鼎鼎大名的齐威王的小儿子,后来的齐宣王的庶出的弟弟,田婴被封为了靖郭君。这个靖郭君是一个拥有众多侍妾的男人。据说他的儿子有七十八人。他自己也发誓只要七十八个儿子就不再要了。而靖郭君有一个新近买进来的贱妾居然也怀孕了。靖郭君对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小侍妾说:

    “你想法子把这个娃娃给弄掉。我不能破坏我对神明的起誓。”田婴说完就离开了。而那个连名字也没有,被人叫做蝉儿的美人居然悄悄地把那个孩子给生育下来了。在田家,人口众多,就是仆妇丫头也会给他们的下人队伍增口添丁。于是,这样一个小生灵的来到自然是悄无声息的。大家都不知道这个蝉儿为田婴生下了第七十九个儿子。

    虽然是贱妾,这个蝉儿的日子过得倒也不比在家里反差。在这里,虽然说要自己动手弄饭、洗衣、劈柴……但是比起在家连饱饭也吃不上就好得太多了。而这个蝉儿可是一个很善解人意和有亲和力的女性。那些田家的下人对她也还当姨奶奶看待的。于是,她自己的生活和她儿子的小日子也过得不赖。

    渐渐地,这个孩子长大了。蝉儿就开始传授她自己在家学过了几本书来。小小的一个孩儿,学习的兴趣和定力真是异常地高。很快,蝉儿就觉得自己不能胜任这个孩儿的教育工作了。幸亏,在田家多的是能人异士。在战国的时候,大贵族多有养士的传统。这个田家说什么也是公族之家,他们养的士也不少。据说足有二千多。在这些士当中,有一个叫漠然的人没有受到田婴的重视,但是却和蝉儿很是亲近。蝉儿看得出,这个漠然只是不善于宣扬自己而已,要论才华在田家二千门客中要数头筹。

    于是,在蝉儿和漠然达成君子协议后,漠然成了田氏第七十九个儿子的西席。漠然当这个西席说义务的,要说报酬也只是象征性的。因为,田婴给蝉儿的月例只够她母子的基本生活只需外也只是略有结余。不过,漠然看上不是蝉儿给他的每月半金的报酬,而是他看中了这个小孩儿的超人的禀赋。他认定了这个孩子将来会有出息。于是,他给这个和他母亲一样连名字也没有的孩儿取名叫文。

    漠然给个田文取名为文,但是并不是只给教育文的东西,而是在纵横、武略、奸诈和儒学等各方面都对这个小田文进行了教诲。这个小田文的出色表现让漠然非常地高兴。不过,他既然号称漠然,他看见了小田文的如此天赋后也依然是漠然的。这让田文以为天下的孩子都应该和他一样聪慧。而也因此认为满天下的成人也该像他老师那样沉默和不露声色。

    经常看见漠然带着一个孩子,田婴就想,这个娃娃一定是漠然的。既然田婴对这个漠然不是很重视,也就对他的儿子不上心了。可是,怪事出现了。他发现这个刚满六岁的小男孩居然特别像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模子拍出来的。田婴好奇了。而当他看见这个孩子是他的小妾蝉儿生养的时候,他怒火冲天了。他算计了日子,这个孩子正好是他要那个蝉儿弄掉的那个。很显然,蝉儿没有听他的话,而是把这个第七十九的倒霉孩子给生了下来。

    怒火中烧的田婴提了宝剑在后院寻找了蝉儿。他要杀掉他的这个小小的贱妾和她生育的小倒霉孩子。但是,面对锋利的宝剑,小田文居然毫不畏惧。他对田婴说:

    “父亲,我妈妈早就告诉我说你是我的父亲了。可是她不要我认你。她怕你杀了我们母子。你要杀我,你可知道,我的生命是上天赐予的。你有权力去和上天抗争吗?天地君亲,亲还在天地之下,也在国君之下。你只要说动天地、说动国君,我就不要你动手,我们母子自己跳井自我了解。你看怎么样?”

    就是善辩的邹忌和草莽的田忌也没有在田婴面前如此慷慨陈词过。现在轮到田婴漠然了。而他也在心里暗想,这个孩子说的话是对的,上天已经赐予他生命了,我去夺取,就是违天而行。违天不祥!于是,田婴木噔噔地看着这个田文。然后他问到:

    “你叫什么名字?”

    “回父亲。您没有给我取名,我老师漠然给我取名了。师父在牌位上只是比亲低一点。他给我取名叫田文。我要用文来辅助国王治理齐国。我是上天的赐予,也是田家的赐予。我要光大田家的门楣,让我们家壮大门户。”

    田婴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回剑鞘中去了。这个他听见了后面的这句话,就顺手把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宝剑递给了田文。田文见父亲把宝剑递过来了,就立刻跪倒在地:

    “多谢父亲的不杀之恩。孩儿一定为父亲争气,为田家增彩。”

    “你去吧。你母亲那里,我会派人去服侍的。你老师的酬金,我也会补上。你去吧。这些小事,不要你操心了。”田婴怒气冲冲而来,欢天喜地而去。他感觉自己好像新做父亲的人一样,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七十八个儿子的存在了。年近六旬的田婴走路都有点蹦跳了,好像一个少年。

    从这天后,田文就获得了父亲田婴的宠爱。田婴每次进宫朝见齐王,都要带上田文。在朝堂上,这个田文也是说话自如,好像那里不是朝堂,而是他的书斋一般。不过,田文虽然年纪很小,说的话却句句符合他的身份,也争对当时的时弊的环境。齐王也对这个孩子发生了兴趣。不仅是齐王,连同齐国的一般大臣也对这个孩子喜爱有加。

    在退朝回家后,田婴还喜欢和这个孩子,他当初绝对不想要的孩子做辩论的游戏。在战国,为了培养贵族孩子的应变能力,在当时的家庭、庙堂、社会上很流行一种论战的游戏。于此对等,在希腊的此时,柏拉图也在慷慨地演讲着。看来,中西方虽然空间有距离,而在发展的道路上却是出奇地叠合。这也许是人类发展的必然吧?

    依然是小田文率先向田婴发难了:

    “父亲,你说儿子的儿子是什么?”

    “当然是孙子啦。”

    “那孙子的孙子呢?”

    “孙子的孙子就是玄孙了啊。”

    “那玄孙的孙子呢?”

    “哦、哦,我就实在不知道了。你说呢?”

    “其实,玄孙的孙子叫什么,不重要。我们田家是国君的本姓之家。但是,血缘的力量会不断减少的。父亲您做齐国的相国也很久了。齐国没有变大,而我们家的家产却扩大了很多倍。我们家到现在也只有您一人很贤明。门下子弟无一人可以扛担子。儿臣听说大将家必然要出现将才才可以保全大将的家声。相门就一定要有相才出世,也才可以保住相府的不坠。”

    如此一番话,足以让田婴对这个田文再认识一次了。按照田文的自荐,他在以后的家宴中都安排了田文主事。而天下的诸侯和大夫都这个田文赞誉有加。于是,要求齐王特批田文做田婴世子的请求如雪片般飞进了齐国的王宫。而齐王其实早就想立这个田文为田婴家的世子了,可是碍于礼教,也是这个田婴是他的弟弟,而不是他自己家的事情,他虽然是国王也不好横加干涉。现在不同了,天下诸侯和大夫,连同田婴自己极力申请了。他齐宣王就乐得做顺水人情。这样,排行第七十九的被人测算出不详的儿子当了田家的世子。

    不久后,年迈的田婴过世了。田家虽然有七十九个儿子,却没有一个足以和田文争锋。田文顺理成章地继承了靖郭君的位置。他被齐宣王封为了孟尝君。继承了在他少年的习惯,他对那些士人非常地重视,而且他还把自己的待遇放在那些士人之下。做到了真正的礼贤下士。于是,孟尝君门下的客人就越来越多,很快就超过他父亲在世时候的顶峰人数的二千,达到了三千七百多人。

    人上一百都形形色色,而何况是三千多人了。在孟尝君的门下,有一次孟尝君宴请一个有盛名的新进客人。孟尝君亲自招待了他。这样待遇让另一个客人很生气,他觉得孟尝君对那个新来的太好,就冷落了自己。于是,他在一旁说开了冷言冷语。说完后把自己的食盒一扔,头也不回地想走开了事。这个情况被孟尝君看见了。他持了自己的食盒走到那个人的面前,给他看:

    原来孟尝君的食盒里只有最小的两条鱼。而且还只是小鲫鱼而已。再看自己的食盒,里面装的鱼虽然不大,却足以当孟尝君的两条不止。而且,这个客人食盒里的鱼还是名贵的鳜鱼。价值何止小鲫鱼的十倍。这个客人知道自己错怪孟尝君了,他二话没说,在大家还没有回神过来的食盒,拔剑自刎了。

    从此后,孟尝君在天下诸侯中以养士和善于集聚人才著称了。孟尝君的贤明和聪明让在战国末年赢得了四君子之一的雅号。以至于在田文死掉百年之后,汉朝的高祖皇帝在祭祀战国名人的食盒,也对孟尝君田文的坟墓特别加以了封赏。这是很尊崇的哀荣,这是对田文的肯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84805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史记中的故事:田文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