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史记中的故事:范叔 范雎

    史记中的故事:范叔

    在魏国,有一个好学的少年叫范雎表字范叔。他尽管家境贫寒,但是他的学习尽头却是很足的。在他稍微长大之后,就打算和那些辩士一样,用自己的舌头和学识来博取功名利禄。但是,魏王根本就不是他见得到的。

    在大梁的街头流浪,这个时候,一个海报映入他的眼帘。这是魏国大夫须贾招聘门客的海报。海报是用一整张木板雕刻而成的,足见主人的诚心。于是,范叔就前去应考。以范叔的满腹经纶和锦绣华舌,那自然被须贾看中。

    很快,这个而范叔就被须贾指定和他一道出使齐国。齐国虽然也是大国,但是他们不如魏国强大。于是,看见魏国来了这样一个青年才俊,就以为他一定是魏王的心腹,于是,齐王就给了这个范叔很多的牛酒金钱。但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范叔坚决地谢绝了齐王的贿赂。一个姓费的同是须贾门客的人目睹了这一切,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在须贾带着范叔一行人回到魏国后,这个费姓的门客就向须贾说了这个情况。而须贾并没有说什么。第二天,魏国的相国魏齐,这人是魏国前国王的庶子,也就是魏公子。他在与须贾闲谈的时候,那个费姓门客因为与相国都有斗鸡的嗜好,也被邀请坐在一侧相陪。在酒过三巡后,这个费姓门客就向魏齐说了他们在齐国的事情,还特别说齐王派人给范叔行贿。他没有说范叔拒绝贿赂的情节。

    魏齐大怒,马上命人把范叔抓了起来,不由分数。立刻痛打了一顿,还命人把他带回了相国府,扔进了西边的茅厕里去了。而就在范叔刚刚苏醒过来的嗜好,一个秦国的使臣刚刚内急,就进入到西厕之中。他看见一个人被茅草席包裹着,很是吃惊。就去摸他的鼻息,这个嗜好,范叔已经苏醒。他就和这个秦国使臣搭话。一说之下,秦国使臣觉出这个人是一个异才,就决定把他偷偷地带回秦国,进献给秦昭王。也许自己还可以落得个进贤的功劳呢。

    三天后,范叔的身体稍微好转了。而那个魏齐早把这件事忘却在脑后了,须贾也不便于多去询问。秦国时辰王稽就用自己享有外交赦免权的车辆载着范叔一路向秦国驶去。范叔在对王稽说的时候没有说自己的真是姓名,而是说自己叫张禄,于是王稽就以为他就叫张禄了。

    车辆很快就到了秦国。在临近咸阳的路上,一个车队朝着去王稽的车队滚滚而来,对面的车队很有气势,很有排场。于是,范叔就询问到:

    “王先生,来的人是谁啊?”

    “哦,他就是秦国的襄侯魏冉。”

    “我知道此公,我要进车内暂避一避,我不想被他羞辱。”于是,范叔钻进了马车里面。使臣的马车不同于一般战车,他的车辆是有两层的,一层可以用来起卧,一层就用来乘坐。而起卧的那层很低矮的,不容易被人发现。范叔刚一进入起卧层,襄侯就来到了王稽车队的近前。王稽立即上前施礼:

    “侯爷那里公干啊?”

    “请了,王大人是不是带了六国之人回来啊?”

    “侯爷说笑了,侯爷不是最忌讳六国之人的吗,我怎么敢捋侯爷虎须呢?”

    “好,知道就好。再会。”

    王稽的后背其实都浸湿了。这个时候,范叔示意他要出来。而且范叔很慌张地对王稽说:

    “王大人,我下车去,在外面草窠里去避一避,那个襄侯很可能要打返身的。”

    范叔在后面车辆的掩护下,王稽的车停也未停,就一个翻滚躲进了一个很深的草丛中去了。而这个时候,王稽车队的后面是尘土飞扬,襄侯魏冉的车又回来了。幸亏范叔想得及时,要不这次他一定要被搜查出来。失望的襄侯摇着头打马而去,扬起漫天的黄尘。

    王稽毕竟人轻言微,他给秦昭王的推荐并没有得到重视,范叔在王稽困守了一年多一点。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范叔考察了秦国的形势和政治。他于是借用王稽的上书权直接向秦昭王写了一封书信。他在书信中对秦国的国势大家赞赏,对于秦国的奖励惩罚制度就加以了一些微言。而最后,范叔说要建立强大的法律体系,这样才可以使得秦国人勇于征战而怯于私斗。这样,秦国就会成为统一天下的强国。

    书信打动了秦昭王的心。他于是决定召见这个范叔。使官带着诏书前往王稽的馆舍去宣召范叔:

    “秦王宣魏国客人张禄晋见。”

    范叔这才得到了见秦昭王的机会。他吐了一口气,故意在进入王宫后错入了一条只供秦王出入的通道。而这个时候,秦昭王来了。使者说,大王来了,请你回避。范叔心想,来了,我就等你来呢,于是他大声说到:

    “大王?秦国有大王吗?我在魏国就只听说过秦国有太后的太后的弟弟襄侯,怎么从来不知道秦国还有一个大王啊?您是在开玩笑吧?”

    范叔终于见到了秦昭王。在章台之上,范叔却不发一言了。面对秦昭王的再三询问,他只是说是的、是的。这使得秦昭王很是不快。他说到:

    “寡人很愚钝吗?先生不肯教诲寡人吗?”

    范叔对着秦昭王一个大礼,说了一番良臣遇明主得以建立功业的事情,在最后,范叔说秦昭王就是一个明主,他张禄也会死可以建立一番功业的。这使得秦昭王很是愉快。谁都喜欢被拍马屁,秦昭王也不例外的。当然,对秦昭王说这一番话,他也是有主见的,他范叔深知,疏不间亲,太后是秦昭王的继母,襄侯是秦昭王的舅舅,而自己只是一个外来的客人,怎么可以一来就去削弱他们强大势力呢?

    紧接着,范叔有和秦昭王谈了人才、国势、战略和军事的等等各个层面的问题。范叔的简介使得秦昭王很是兴奋,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祖上送给他用来强大秦国的。于是,在一个月初,秦昭王带着范叔一起在秦国的宗庙感谢了秦国祖上的恩德。带外臣进入宗庙,那可是无上的荣宠。而,秦昭王的用意还不仅在于此,他知道张禄要对他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来的,因为在永巷里,张禄说他只听说秦国有太后和襄侯的话,现在就没有再次听见了。秦昭王知道,张禄是在等时机的。于是,现在他利用这次祭祀祖先的机会,他要听张禄的真话了。

    张禄对秦昭王一鞠躬,说了他对现在太后当政,襄侯专权造成了国王权力的旁落,使得六国有机会对秦国加以藐视。而不废除这样的体系,秦国不会成为天下王者之国,秦王也不能成为天下的大王。他说太后、襄侯弄权,有了功绩是他们的,而有了过错就是秦昭王的,这样,秦国就会造成奖惩体系混乱以至于崩溃。而秦国赖以成为大国的就是秦国的奖惩体系,这个体系要是崩溃了,秦国就会……

    秦昭王已经冷汗淋漓了。他跪着对范叔说:“祖上幸亏派你来拯救寡人啊,不然寡人亡国了也知道缘由哦。”

    于是,在回到朝廷后,秦昭王立即派兵把太后驱逐了,而正在外边出使的襄侯在刚回到秦国也接到了要他立刻离开的咸阳的指令。他们知道,王稽带回来的那个客人在大王那里进了谗言。他们的天堂崩塌了。而太后和她弟弟的天堂崩塌了,秦国却成了范叔的天下。他被秦昭王封为了应侯和秦国的相国。而范叔的名字在秦国还是张禄。外面一点都不知道吱嘎张禄就是魏国的的范叔。

    范叔为了感恩,就推荐了王稽做河东的太守。他又推荐了在他困守王稽家的时候结交的几个朋友,让他们分别做将守。而这个时候,秦国预备攻打魏国了。自然,魏国的眼线也是很丰富的,他们马上派出须贾来秦国做说客,劝说秦国不要攻打魏国。

    听说古人须贾来了,范叔马上穿上一件很破旧的衣服,拖着破履就去见须贾。而须贾见到他过去很喜爱的门客范叔居然还活着,很是吃惊。他看见范叔现在沦落如此,很是同情,说了一些寒暄的话和同情的话。然后命令他的仆人拿出了一件粗布袍子和一些钱财给了范叔。然后说::

    “范叔久居秦国,想必知道秦国的相国张禄吧?”其实,须贾也没有寄托希望给这个自身都难保的他的钱门客,他只是在寻找救命稻草而已。

    谁知道,这个范叔很闲定地说:

    “大人,我虽然和这个张禄相国不熟悉,但是,我的主人却和他有一面之缘的。我可以为大人打通关节。这点还难不住我。”

    其实,这句话已经有问题,一个衣食无着的人,他可以结交秦国的相国,真是妄言啊。而须贾就楞没有看破。他是被一种近乎绝望的心态迷糊了自己啊。于是,他同情范叔其实就是在同情自己和魏国的处境的。他知道,秦军一进攻,自己和魏国就会比这个落拓的范叔还要不如的。

    听了范叔的话,须贾有些欣慰了。但是,他立刻沮丧了,因为他的马车在路上断了车轴,他没有车去秦国相国府,是很没有面子的。他没有车马就不能出行是他规矩。于是,他又试着问:

    “我的马车坏了,怎么办?”

    “我去帮你弄一辆来。你等着。”

    真是愚蠢啊,须贾。一个落拓的门客,连吃饭穿衣都没有解决,他可以弄相当于现在劳斯莱斯汽车一个档次的马车,真是奇闻,而这之中的破绽,他就楞看不出来。他在自己的馆舍傻乎乎地等着。终于,范叔驾着马车来了。一路无阻,范叔驾着马车和须贾一路闲话着,就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相国府。而范叔就一直地进去了,森严的门禁谁也没有着声,而这个须贾居然还没有觉悟。最后,他站在满外等范叔去通报的结果,这一等就再也等不出来了。于是,焦急万分的须贾问门卫:

    “贵府的范叔为什么还不出来呢?”

    门卫很奇怪,说:“我们这里没有范叔。”

    “怎么没有啊?就是驾车带我来的那个啊。”

    “嘿嘿,那是我们相国呢。”这时候,须贾才知道自己被范叔卖了,而范叔就是张禄的。最后的结局,秦国对魏国自然是要攻打,不过要是不攻打的话,就得把魏齐的人头送过来赎罪。范叔对须贾刚才表现的人情还是很认同的,他饶恕了须贾对自己的过错。

    然而,范叔在秦国却遇到冰雪。他推荐的三个人相继犯了重罪,虽然秦昭王没有怪罪他范叔,但是按照秦律他是推荐人,也是罪同一律的。于是,在这个情况下,范叔听从了一个叫蔡泽的人劝告,急流勇退了。他回到自己的封地享清福去了。

    真是一个聪明的人啊!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84799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史记中的故事:范叔 范雎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