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笔尖在鞋摊上飞扬

1963年,他出生在湖北省武穴市石佛寺镇一个穷困的农家。

童年的回忆总是和寒冷连在一起。冬天,他用草绳扎紧裤管,寒气还是像针一样刺进肉里。多年后,他买了一条绒裤,热得冒汗,惊喜世间竟有如此保暖的衣物。后来他才明白,原来小时的棉裤,早被哥哥姐姐穿得徒剩其名了。

小学的课堂上,当老师朗读《一捆教科书》中的“指导员英勇献身”的情节时,他忽然感到喉头哽塞了,他细腻的情感被故事所触动,从此对文学产生了强烈的爱好。

中学时,他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和讲评。一个看似遥远的文学梦在幼小的心灵开始生根发芽。

对一个生在贫寒之家的孩子来说,文学是一分奢侈。而这个叫毛银鹏的小伙子偏偏痴迷这分奢侈。他宁愿挑粪也不愿割稻,只为“省下时间读书”。乡下买不到多少书,他把语文课本找出来,从小学一年级的课文读起,课后的习题,一道不落地重做。

1981年,毛银鹏高考落榜。在城区工作的舅舅先后把他安排到砖瓦厂烧砖,到碎石厂、五金厂做杂工。他利用所有空闲时间读书,每月35元的工资都被他用来买书看。在做临时工期间,他阅读了大量的文学名著,写了大量的日记,积累了越来越丰富的生活素材。做临时工,“别人甩锤我握钎时,我总用左手,右手避在一边。坐车时也总是左手靠窗,就是为了保护右手,好捏笔。”

1986年,他到一家理发店当学徒,当学徒没有时间看书,只有上厕所和排队挑水的时间可利用。他挑水时老让人,邻居们夸他是活雷锋,终惹得师傅脸变色。半个月后,他自己开起了理发店。白天他给小孩和民工理发,晚上就在这里看书写稿。找对象,他首先问人家“是否高中毕业:是否爱好文学?”如不是,便免谈。一些编辑老师被他的执著所感动,来信鼓励他“多读书、多观察生活,积累生活素材”。为了提高文学素养,他还参加了文学函授班。一次参加县里的文学爱好者笔会,别人要他发言。他说,现在是农忙,你们在这里争了半天,也就议论那个女人端着茶杯时该不该穿衣服,你们要多看点名著,讨论点有意思的。直言惹来众多白眼,从此他不再参加此类笔会。1995年年底,他在家乡武穴开鞋店,生意颇为红火,但却招来了一些同行的忌妒,结果他的鞋店遭到了一帮小混混的打砸。毛银鹏不得不远走他乡。

那段日子里,他先后创作小说、诗歌和散文10万余字。

2000年,他带着妻子来到北京,在前门租了一个摊位卖鞋。进京做生意对他只是谋生手段,更重要的还是想实现自己的文学梦。当时,一家四口租住在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没有条件写作,他就随身带着笔记本记录素材,把稿纸带到鞋摊,趁生意的空当写文章。

他给全国所有知名文学刊物投过《故人西辞》,都是泥牛入海。来到北京后,他发现《北京文学》编辑部竟然离他的鞋铺不远。他把稿子进去,三个月后去问,编辑没看;又等三个月,编辑没看;再等三个月,编辑还没看。倒是杂志社卖书的大姐记住了他,把他的书稿交给另一位编辑。

后来,他的《故人西辞》再次征服评委,获第三届老舍文学奖。

如今,毛银鹏依然在前门胡同里打理自己的鞋店。“创作源泉来自平凡的生活,过贵族化的日子,写平民的生活我做不到!”3个孩子渐渐长大,“我要尽到父亲的责任,让孩子们能健康成长。”但只要一有空,他还是趴在出租屋的桌上,昏黄的灯光下,用一台老式电脑,敲击出自己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他对文学的追求不会停止。他认为自己是用生命来写作,笔下淌去的不是墨水,而是鲜血。

出生于1980年的王亚平,是个“天生的运动苗子”。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学校运动队的长跑选手。800米,1500米的耐力训练,不仅练就了她过硬的身体素质,更练就了她坚韧的意志。不到终点不能停下,再累,也要努力,这是王亚平经常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凭着这份意志,王亚平不仅体育出众,学习更是出类拔萃。

1997年7月,王亚平以超出分数线130分的高考成绩考取了长春飞行学院,叩开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扇幸运之门。可是走进飞行之门我她,发现要成为一名真正的飞行员,真是谈何容易。在长春飞行学院的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王亚平和她的同学们除了要学习大学理论课程外,每天还要进行大量的常规体能和军事训练。不仅如此,还要进行拉练、游泳、跳伞等特殊训练。记得在第一次跳伞训练时,王亚平和另外7个女学员看着地面上的人越来越小时,都兴奋不已。等到跳伞指令一出,八个女学员一个接一个稀里糊涂地跳下去后,望着几千米高的地面,恐惧迅速袭击了她们。虽然最终安全着陆,但总感觉惊魂未定。训练返回的车上,8个人一边唱着《真心英雄》,一边泪流满面。但是最终王亚平靠着那份坚韧地意志和努力同队友们一起战胜了自我。

1999年4月,出众的身体素质加上她的刻苦努力,王亚平顺利地转入了哈尔滨第一飞行学院。曾一同学习和训练的37名学员,淘汰了7个,王亚平庆幸自己离飞行梦更近了。

机会在五年后,真的来了。2009年5月,中国第二批航天员选拔启动,首次向女性天启了大门。有着9年驾驶各类机型在蓝天上安全飞行1600小时的王亚平,经过层层选拔,幸运地成为首批女航天员之一。当然,迎接她的还是更加超出寻常的训练。很长时间里,王亚平一直不能突破二级,身体的极限简直让她难以承受。该怎样超越自我呢?王亚平想着自己那句,不到终点不能停下,再累,也要努力的话,深思。之后,她一面向“老大哥”们讨教,一面加班加点增强心血管和肌肉练习。终于在第二年,他的超重训练成绩轻松达到了一级。

2013年6月11日,曾和“神九”擦肩而过的王亚平,自信满满地走进了神州十号运载火箭。几天后,王亚平在距离地面约300公里的“天宫一号”里给全国的中小学生们上一堂实实在的“太空物理课”。

王亚平幸运地成为在太空进行授课的中国第一人和世界第二人。回忆过往,王亚平始终坚信,越努力,越幸运。

一个谈笑风生的场合,有人调侃俄国文豪列夫·托尔斯泰:你除了会写小说还能干什么?

当时在场的人都觉得这句玩笑话说得有点过分,但已年近花甲的托尔斯泰,并没有对朋友的嘲讽还嘴。回到家里后,为回应朋友的调侃,托尔斯泰亲手制作了一双漂亮而结实的高腰牛皮靴,郑重地送给了大女婿苏霍京。

苏霍京哪舍得将老岳丈这么珍贵的礼物穿在脚上,便将皮靴摆上了书架。当时《托尔斯泰文集》已经出版了12卷,苏霍京便给这双皮靴贴上标签:“第13卷”。此举在文化圈里立刻传为佳话,托翁知道后哈哈大笑,并说:“那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一卷。”

托尔斯泰被誉为“全人类的骄傲”,又是出身贵族,可以顺理成章地当个令现代人无比羡慕的“精神贵族”,但最让托翁深恶痛绝的却正是这个。他想用自己的一生证实:体力劳动是高贵而有益的,轻视体力劳动和手艺,只能说明精神贫弱、思想空虚。

他比国家废除农奴制早四年解放了自己庄园里的农奴,为此不惜跟家人一次次闹僵。到82岁时他还离家出走,想去当个农民,过一种自食其力的生活。他到临死都相信:“只有在劳动中才包含着真正的幸福。”

托尔斯泰的信奉劳动也表现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孩子长到三四岁就要开始识字读书,怎样培养孩子阅读的习惯,并从阅读中发现快乐?当了父亲的托尔斯泰构思了一盏“托尔斯泰灯”。一张大桌子,上方是一盏大号的煤油灯,下方是13块隔板,均匀地分开了灯光。每到晚上,全家人都必须坐到这同一盏灯下开始阅读。这一习惯一直延续下来,煤油灯曾改成汽油灯,再后来有了电,灯就更亮了。即使父母都不在的时候,孩子们也自己读书,他们“常常是充满期待地等着晚上的全家共同阅读”。

“自己动手制作一盏灯”很难吗?不。人不是由于决心才有毅力,应该是由于习惯而有毅力。这需要有“长性”,而托尔斯泰正好是个有“长性”的人。他的后人因得益于他的教育,至今还兴旺发达地生活在俄罗斯和欧洲。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31834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笔尖在鞋摊上飞扬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