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铁匠的金脚

在偏僻的波捷比尔有一个铁匠,他身材高大,力气抵得上两头牛。他的皮肤象熏黑的炉子,头发总是蓬乱着,胡子长得齐膝,眼睛亮得好象两块烧红了的煤块。

铁匠一个人住在家里,不允许任何人跨进他的门槛。房屋旁边是铁匠铺,用来接待顾客,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铁匠买过食物。人们以为他是靠吃煤为生的,所以,没有一个人喜欢这位波捷比尔的铁匠。但是,他的手艺好得不得了,方圆百里,无人不知。而且铁匠还是个手艺高超的首饰匠,他做的金银、珠宝首饰可与宫廷里的工匠相媲美。他的唯一助手是一只大黑狼,同马一般高,狼在一个木头轮子里跑,轮子四周用铁栅拦住,狼转动轮子,轮子再带动风箱。

离波捷比尔村不远有一个拉柯丹村,村里有个穷寡妇,她有一个儿子,名叫让,让满十五岁时,对母亲说:“妈,我们不停地在田里干活,还是吃不饱,我要学会一门手艺,拜波捷比尔村的铁匠为师,好吗!”

母亲吓得面如土色,忙说:

“孩子,你说什么话啊!这个铁匠名声很坏,据说他已害死了七个徒弟。”

“妈妈,你不要怕,我不会被他害死的!”

“孩子,那么就随便你吧!”

第二天,让走到波捷比尔村铁匠家门口,叫道:“铁匠大爷,铁匠大爷!”

铁匠走出铁铺,问:“小青年,你吵嚷什么呀?”

“铁匠大爷,我要拜你为师。”

“好,请你进铺子里来吧。”

让壮着胆进去了。铁匠说:“小伙子,让我看看你的力气!”

让抓住一把沉重的铁锤,挥了一下,扔到铺子外。铁匠又说:“小伙子,再让我看看你的手是否灵巧!”

让走到屋角蜘蛛网前,把蛛丝解开来,缠成线团,一根也没弄断。

“很好,现在让我看看你的勇气!”

让打开铁栅门,门后是一只大黑狼,狼窜出来直扑青年,但青年一点不慌,抓住狼的头颈,拉断了它的尾巴,把狼扔进笼子里。狼痛得直叫,不住地舔着伤口。

“青年,你的考试通过了,我收你做徒弟,但有一个条件:你吃住都要另找一家人家。工钱我不会少你的。”

“很好,师傅!”

“三天后来这里干活。”

让回到家里对母亲说:“妈,现在我们能过上好日子了!铁匠收我当徒弟了,答应给我工资,三天后我到他那里去工作,但我先要找一个地方,你给我路上吃的干粮。”

母亲在儿子的包袱里放了一块面包、一瓶酒,祝他路途平安。

让告别母亲,秘密地来到波捷比尔村。让想:“我在干活之前,先来打听一下,这个铁匠是个什么人!”于是他藏在干草堆里,观察铁匠的动静。

太阳下山时,铁匠锁上铁铺,走进屋里。当村里教堂钟楼上的大钟敲了十一下时,铁匠轻轻推开门,往四面打量一番,然后象蟋蟀一样叫了起来:“克里!克里!克里!我的女儿,来吧,四周没有一个人!克里!克里!

克里!我的蛇王后,你爬出来吧,我在等你!”

草窸窣响了一阵,一条巨大的黑蛇爬到铁匠面前,它头上摇晃着一朵黑色的百合花,四周镶上金边。蛇问:“父亲,您有什么消息?”

“我收了一个徒弟,他是拉柯丹村一个寡妇的儿子,叫让。”

“拉柯丹村寡妇的儿子?他将会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我也不反对嫁给他。”

“女儿,好啊!不过他先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师傅。现在你走吧,半夜了,我也该走了。”

蛇王后告别父亲爬走了。铁匠环顾四周,顺着河往下游走,让还是跟在后面。在一个四面围着柳榛树的草地上,铁匠停了下来,让藏在一棵大树后。

铁匠脱了衣服,把衣服塞进一棵老柳树的洞里,突然他扔掉身上的人皮,变成了巨大的水獭!教堂的大钟敲了十二下时,水獭——铁匠跳进河里,过了一会儿又潜出水面,他用牙齿咬着一条鱼,贪婪地吃着,吃完后,又潜下水去。每一次他探出水面总是咬着一条鱼然后吃掉它。铁匠吃饱后,上了岸,披上人皮,穿上衣服,又成了铁匠。让躲在干草堆里观察铁匠的行动,一连有两天。这一切,别人都不知道。

“好吧,现在我知道了,你是妖怪!但现在这一切还不能说出来。”他心里这么决定后,就向铁匠走去,说:“师傅,您好!我来学手艺了!”

学习开始了,过了三年学生已超过了师傅。有一次师傅对让说:“我告诉你一件事,三个月后德·弗尔马贡侯爵把大女儿嫁给海岛国王。

未婚妻要结婚首饰,我收到了他们的定货。你收拾好工具,到侯爵家里去,他的府邸里有许多金、银、宝石,你先做完粗活,一个月后我来最后加工。”

“好吧!”让回答说。于是他第二天就到侯爵家里去了。

“好极了,师傅,”让心里高兴地想,“我显身手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侯爵家里金银财宝多的是,让把金刚石、蓝宝石、翡翠都磨光了。没有人看见过让做的那些戒指、手镯、项链、脚镯,比这好的,谁也没看见过。

城堡里的全体人,从侯爵本人直到看门的奴仆都对青年师傅的手艺赞不绝口,只有侯爵的小女儿蓝眼睛的惹娜例外。但是让最希望得到她的赞美。从早到晚她只是默默地看着让干活。

有一天只留下惹娜和让两个人。姑娘说:“徒弟,可爱的徒弟,你为我的大姐做了那么好的结婚首饰,那么你为爱你的姑娘做什么呢?”

“我要为她做一条从来没见过的项链。”

“徒弟,可爱的徒弟,你说说那种从来没见过的项链吧!”

“我要用赤金做一条项链,象太阳一样闪光,亲手戴在爱我的姑娘的头颈上。”

“徒弟,可爱的徒弟,你给我做这样的项链吧!”

“惹娜,小惹娜,但是德·弗尔马贡侯爵从来不会允许把女儿嫁给一个只靠一双手过活的首饰匠!”

“可爱的让,我爱你,我不怕世界上的一切:不怕穷,不怕忙碌,不怕父亲发怒。”

让一连七夜偷偷地做项链,在第八天项链戴在惹娜的颈上了。

第二天波捷比尔村的铁匠来了,他看了让做的首饰后,皱了皱眉,说:“现在你在我这里没什么可学的了,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学生胜过了老师。你自由了,自己去开铺子吧,但我要求你再同我一起干三个星期,我一个人完不成那么多的定货。”

让同意了,于是师徒俩去见主人了。

“侯爵大人!你的定货做好了,我们没什么可做了,我的徒弟比我做得还要好。你把工钱付给他吧。”

“他工作出色,这是一千金路易的报酬。”侯爵说完,把缝好的一袋钱扔在让的脚下。

“把这些钱分给穷人吧!”让自豪地说。

半夜里让秘密地同惹娜会面,姑娘痛哭流涕,恋恋不舍告别爱人。

“我的惹娜,别哭!”让安慰她说,“你多看看项链,不要忘记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回到你身边来。”

第二天早晨,让同铁匠一起离开了城堡,回到波捷比尔村。

过了一个星期,铁匠对徒弟说:“让,今天贡多马村有集市,我们要早点去,我们喝口酒就上路!”

“为师傅健康干杯!”

“为你的健康干杯!”

让一口喝下酒,竟倒下了,原来铁匠在酒里渗入昏睡药,所以青年昏睡了。铁匠用绳子缚住让,当让醒来时,喉咙里如火烧一般干,而铁匠在锉新锯子的牙齿。

“啊!徒弟,你醒来了?”师傅叫道,“你以为我会让你把我拴在你的腰带上,夺去我的声誉吗?决不可能!现在你在我手中,一切听我吩咐,你先要同我女儿蛇王结婚。”

“不!”让坚决回答,“我爱上了惹娜。”

这时师傅拿了锯子,锯下了让的右脚。铁匠问:“现在你答应同我女儿蛇王结婚了吗?”

“不。”让斩钉截铁地答,“我永远不同你的女儿结婚,我爱惹娜。”

于是铁匠又锯断了徒弟的左脚,问:“现在你同我女儿、蛇王结婚吗?”

“我宁愿死,也不同你的女儿结婚!”让叫道。铁匠明白让是不怕死的。

于是铁匠又把缚住的让扔在大车上,上面盖了稻草,自己坐上车,抽了马一鞭子,马就如闪电一般飞走了。天黑时,他们到了蛇国,铁匠的女儿蛇王就统治着这个国家。蛇王急不可待地等着父亲,父亲把一切经过全对女儿说了。蛇王恨得吱吱直叫,对让说:“你如果不同我结婚,就把你关在塔楼里:你只能喝脏水坑里的水,吃硬如煤、苦如胆汁的面包。但是,你如果为我做一副首饰,那么金银宝石你要多少就有多少。否则,我要饿死你!”

让看见海岸边有一座高塔,没有屋顶,没有窗,没有门。

“不行,蛇王!”让回答说,“我不同你结婚,即使我要在这高塔里度过生命的最后几天也在所不惜,我爱惹娜。”

“我的忠实奴仆们,过来!”蛇王命令道。这时,从天上降下两只巨大的黑兀鹰,抓住让,把他扔进阴森可怕的塔里。

让在塔里过了七年,他喝水坑里的雨水,吃硬如煤、苦如胆汁的黑面包,为蛇王做金银宝石首饰。蛇王每天晚上爬到塔里来,只有她才能从墙上一个小洞里爬进来。塔的墙又厚又牢,无法推倒。蛇王劝让说:“你同我结婚, 你的苦难就马上结束了。”

“不!”让回答说,“我爱惹娜!惹娜是我的妻子!”

七年来让一直在准备逃出可怕的塔。七年来他积累了一点一滴的金子、银子,后来用银子做了一把利斧和钩子,用金子做了两只脚,同他过去的一模一样。最后他给自己做了两只巨大的金翅膀,又轻又薄,象羽毛一样。让做好逃跑的一切准备后,就穿上金鞋,靠在墙角上,等蛇王来。蛇王头一伸进来,让就踩住它的头颈。蛇王吱吱直叫,张开可怕的口,伸进毒信子,但蛇的牙齿咬住了金鞋。让抡起金斧头,一举斩落蛇王的头。让又把金翅膀插在背上,把银钩子挂在腰上,飞到塔的边缘,然后向故乡飞去。他飞得比燕子还要轻快,当教堂的钟声敲了十一下时,让降到教堂的塔上。从这里波捷比尔村的一切历历在目。让看到铁匠锁上了铁铺的门,到河边去了。钟敲了十二下,铁匠就脱光衣服,丢下人皮,变成巨大的水獭,潜入河里去了。

这时让挥了一下金翅膀起飞了,他抓住妖怪的人皮,塞在腰上,又飞到空中。他在河上飞了一会儿,全力叫:“喂,波捷比尔的铁匠!哈、哈、哈!”

“大鸟,你找我有什么事?”

“波捷比尔铁匠,我给你带来了你的女儿、蛇王的消息!”

“大鸟,你快说,你带来了我女儿的什么消息?”

“我不是鸟,是你过去的徒弟让。我在可怕的黑塔里受了七年苦,我睡了七年光地板,天空当屋顶。我喝了七年脏水,吃了七年硬如煤、苦如胆汁的面包,你的女儿一连折磨了我七年,今天我杀了它的头!”

铁匠叫了起来,声音象一只受伤的鹰。

“波捷比尔铁匠,消息还没完!你从来不是人!你的人皮已在我的腰上了,你永远当水獭吧!”

铁匠潜入水下,以后就没有一个人看到铁匠了。

让飞到了故乡。他降到地面上,收起金翅膀,敲了敲自己的家门。

“谁深更半夜敲门?”

“妈,是我!您的儿子让!”

寡妇开了门,高兴的眼泪夺眶而出,说:“孩子,你离家已七年了,我以为你已死了!”

“妈,我活着,活着!”

母亲抱住儿子头颈,一看到他腰上的人皮,吓了一跳问:“孩子,这是什么?”

“这是波捷比尔村铁匠的皮,他不是人,是妖怪。他害死了七个徒弟,也要想害死我。我报了仇,我偷了他的人皮,乘他变成水獭时,让他永远成为水獭了!”让说完,把铁匠的人皮丢进熊熊燃烧的炉子里烧掉了。

皮发出明亮的火光,不一会儿就全烧光了。

让马上吃了点东西,吻了母亲说:

“妈,我马上回来,回来时不是一个人。”

“孩子,你同谁一起回来?”

“我同未婚妻惹娜一起回来,妈。”

“她不是德·弗尔马贡侯爵的女儿吗?”

“是啊,妈!”

第二天在拉柯丹村里举行了婚礼。

让和惹娜生了十二个儿子,个个都好象精选出来似的。让和惹娜活到了 很高的寿数,在同一天离开人间。关于“金脚”首饰匠的精巧手艺的荣誉一直传到现在。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10278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铁匠的金脚

0.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