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每日一篇,快乐健康!

兔和刺猬

孩子们,这个故事讲起来好像是撒谎,但是的确是真的,因为向我讲这个故事的祖父,在慢慢讲完之后,老是说:“我的孩子们,这一定是真的,否则就没有人讲了。”故事是这样的。

秋天里,一个星期日的早晨,荞麦正在开花,太阳灿烂地悬在天空中,温暖的晨风从割后的麦根上吹过,百灵鸟在空中叫,蜜蜂在荞麦中间嗡嗡飞鸣,人们穿着星期日的漂亮衣服到礼拜堂去,一切生物都高兴,刺猬也高兴。刺猬站在它的门口,两臂盘在胸前,看着晨风吹过的情况,随便唱着一首小歌,正如一个刺猬在美丽的星期天早晨所常唱的一样,不好也不坏。它正在这样低声歌唱时,忽然想到,趁它的妻子给小孩们洗脸,穿衣服的时候,它可以到田里去逛逛,看看黄萝卜长得怎样了。黄萝卜田离它的家很近,所以它同它家的人时常去吃,把它当做自己的东两。说了就做,刺猬随手关了大门,向田里走去。它刚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要绕过长在田边的野蔷薇丛,向黄萝卜田里走去,却遇见了兔子,兔子也是因为同样的事情出来,要去看它的白菜。刺猬看见兔子,就很客气地说了早晨好。兔子本来是一个高贵先生,非常骄傲,对于刺猬的敬礼不回答,反而摆出一种很看不起的态度,向刺猬说:“你为什么一大清早就在田里跑来跑去?”刺猬说:“我散步。”兔子笑着说:“散步?我想你也可以用你的腿做一点好事情。”这个回答叫刺猬非常难过,因为什么话它都受得了,但是不愿意人说它的腿,因为它的腿生来就是弯的。刺猬向兔子说,“你以为你的腿可以多做一点事情吗?”兔子说:“我是这样想。”刺猬说:“可以试验一下,我敢打赌,如果我们赛跑,我一定跑得过你。”兔子说:“你是弯腿,还想赛跑,真正笑话!但是你既有这样大的兴致,我可以奉陪。赌什么东西呢?”刺猬说:“一块金圆和一瓶烧酒。”兔子说:“同意,我们击掌为定,马上就赛。”刺猬说:“不,不必这样急,我的肚子还饿着呢;我要回家去吃早饭;半点钟后,我再到这里来。”

刺猬说着就走,因为兔子同意了。半路上刺猬自言自语地说:“兔子仗着它的长腿,但是我一定要赛过它。虽然它是一个高贵先生,实在是个糊涂东西,它一定要输的。”刺猬到家里向它的妻子说,“你赶快穿衣服,同我到田里去。”妻子说:“有什么事情?”“我同兔子赌一块金币和一瓶烧酒,我要同他赛跑,你也应该在跟前。”刺猬的妻子一听就大哭起来:“哦,我的上帝,丈夫,你发了疯吗?你完全失掉了理智吗?你怎样能够同兔子赛跑呢?”刺猬说:“妻子,你不要做声,那是我的事。男人的事不要你插嘴。赶快去穿衣服吧。”刺猬的妻子有什么办法呢?无论它愿意不愿意,它只得听丈夫的话。

它们一起走到半路上,刺猬向它的妻子说:“现在你注意听我的话。你看,我们在那块长田上赛跑。兔子在这一条犁沟里跑,我在那一条犁沟里跑,我们从那上面开始跑。你现在没有别的事,只在这犁沟里站着,如果兔子从那边跑来了,你向它喊道:‘我已在这里了’。”

它们一面说话,一面走到了田里,刺猬把地方指给它的妻子,就沿田走上去。它到了上面,兔子已经在那里。兔子问:“现在可以开始吗?”刺猬回答说:“可以。”“那就跑吧!”它们各自站在各自犁沟里。兔子数了“一、二、三,”之后,就和暴风一般沿田跑下去。刺猬只跑了三步就在犁沟里蹲下,安安静静地坐着。

兔子跑到田下头的时候,刺猬的妻子向它喊道:“我已经在这里了。”兔子大吃一惊,非常诧异,以为是刺猬本人向它讲话。因为大家都知道刺猬的妻子和它的丈夫完全一样。

兔子想:“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它喊:“再跑一次,回去!”它又暴风一样地跑,头上的耳朵都飞起来。刺猬的妻子还是安安静静地留在原来的地方。兔子到了上面,刺猬又向它喊道:“我已经在这里了。”兔子非常急躁,叫道:“再跑回去!”刺猬回答说:“我没问题,你高兴跑多少次,我总是奉陪。”兔子这样跑了七十三回,刺猬老是不做声。每逢兔子到了下面或上面,刺猬和它的妻子说:“我已经在这里了。”

但是第七十四回,免子没有跑到终点。它在田中间倒下,血从脖子里流出来,它死了。刺猬拿了赢的一块金圆和一瓶烧酒,叫它的妻子从犁沟里出来,两个人非常高兴一起回家:如果它们没有死,那它们现在都还活着呢。这就是在布克斯特胡得荒野里刺猬叫兔子跑死的故事,从那时候起,没有兔子再敢向市克斯特胡得的刺猬赛跑了。

这个故事的教训:第一是,人不要自高自大,瞧不起比他地位低的人,即使他是个刺猬,也应该尊重他。第二是,人要结婚,最好是娶一个与自己身分相等、面貌相似的妻子。就是说,一个人如果自己是刺猬,最好讨个妻子也是刺猬,等等。

(魏以新译)

关注微信公众号:qutonghua,回复:a13204 你就知道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 兔和刺猬

0.0
分享: